笑话一则

    年前,有个人发现了一个在网吧忘了关掉的QQ后:
         小龙女:老公,你都跟我说了三个886了,怎么还没走啊?

       (我大概扫了一眼聊天记录,都是一些无聊恶心的甜言蜜语。)

  帅神:我刚要走,但我大老婆来了,我得陪她。
  小龙女:你说什么!!!
  帅神:你没看清吗?你可以看聊天记录啊。    
  小龙女:谁是你大老婆?那我算什么????
  帅神:我刚认识的。她比你大,你当然算小了。
  小龙女:你,我告诉你小李子你别气我,我今天心情不好,玩过分了小心我跟你绝交!!!!!
  帅神:那你等会儿啊,我问问我大老婆这事该怎么处理。
  小龙女:王八蛋,算你拽,你给我下跪我都不会原谅你的。
  (这时一个“流星”闪了上来。)
  流星:李天明,下午没课吗?
  (李天明?估计是真名。)
  帅神:下午课是满的,老子不想上。
  流星:你又逃课?上次的保证书怎么写的?
  帅神:靠,老子写保证书关你屁事,你是班主任还是辅导员?哪凉快哪呆着去。
  流星:你是不是忘了我是谁了?
  (这语气有点不对劲儿,我查了一下个人资料,年龄25,职业教师,名字又这么土,八成就是辅导员一类的东东。)
  (我想不能玩得太过了,还是先隐身吧。)
  (上了一会儿BBS,又登陆了QQ。)
  雪花:老公,不是去上课了吗,怎么又回来了?
  (**!?这老婆还前仆后继的捏。我看了一下聊天记录,跟前面无聊恶心的甜言蜜语有异曲同工之处。)

     帅神:没有,压根儿就没走,隐身呢。
     雪花:好啊你,夫妻之间你还玩隐身!!!!
     帅神:57不玩隐身难道跟陌生人玩隐身,你用用脑子好不好。
    雪花:我说你没事吧,我哪惹你了????
 (是啊,她也没惹我啊,我又仔细看了一下前面的聊天记录,一直聊得挺和睦的。)
  帅神:不好意思,我回错消息了,我以为你是我小老婆呢。
  雪花:好,好,姓李的,你有种,以后别TM 再缠着我。
  熏衣脚:小明,好久不见了。
  帅神:你谁啊?
  熏衣脚:这么快就把兄弟忘了!!!你小子也太没良心了吧!!!!!!!
  帅神:兄弟?亲生的吗?
  熏衣脚:靠,你秀逗了?咱们当年撒*为盟的事你都望了。就一年没见你把拜把子的兄弟都忘了。
  帅神:哦——,想起来了。不好意思,刚才喝多了,现在有点晕。
  熏衣脚:大白天你喝的什么酒啊?你小子喝成这样也真不容易。
 (算了,不跟他扯了,刚才把两个老婆都给祸害了,得去找个替补。)
 (这时闪上来一个芳芳)
  帅神:mm你好,我暗恋你很久了,可以做我的老婆吗?
  芳芳:你有病啊!
  帅神:是啊,我都害了相思病了,就等你来医治呢。
  帅神:行不行,你说句话,不行我就去死。
  芳芳:你傻了,我是你姐啊!!!!!!
  帅神:姐?亲生的吗?
 (我立马看了一下资料,真实姓名李天芳,晕,不会是亲姐吧?)
  帅神:老兄,你认不认识一个叫李天芳的人?
  熏衣脚:那不你姐吗。
  熏衣脚:你喝的什么东西这么厉害,都六亲不认了。
 (我狂晕,真的是亲姐啊。)
  想想我是有点过分了,这样会把人害死的,还是跟人家解释一下吧。
  对不起,我不是这个QQ的主人,这里机房人特别多,我看到他跟QQ上的人说拜拜了,就一直在他后面等,可是等了半天他还是在跟人说拜拜,我就恼了,他走的时候QQ没关,我一气之下就乱说一通,你别放在心上啊。
  我准备把这段话复制下来发给每个人,解释一下,免得真害了那家伙。先发给小龙女吧,我刚要按ctrl+enter…… 
  刷,机房停电了。  
  小子,对不起了,这是天要亡你啊。

[转]关于 SQL 和 Recordset 的小知识

我来自这里==>Me

 关于 SQL 和 Recordset 的小知识

作者:佚名 时间: 2003-06-29 文档类型:原创 来自:蓝色理想
浏览统计 total:6413 | year:3068 | Quarter:502 | Month:278 | Week:30 | today:16

1. ASP与Access数据库连接:
<%@ language=VBscript%>
<%
dim conn,mdbfile
mdbfile=server.mappath("数据库名称.mdb")
set conn=server.createobject("adodb.connection")
conn.open "driver={microsoft access driver
(*.mdb)};uid=admin;pwd=数据库密码;dbq="&mdbfile
%>
2. ASP与SQL数据库连接:
<%@ language=VBscript%>
<%
dim conn
set conn=server.createobject("ADODB.connection")
con.open "PROVIDER=SQLOLEDB;DATA
SOURCE=SQL服务器名称或IP地址;UID=sa;PWD=数据库密码;DATABASE=数据库名称
%>

建立记录集对象:

set rs=server.createobject("adodb.recordset")
rs.open SQL语句,conn,3,2

3. SQL常用命令使用方法:
(1) 数据记录筛选:
sql="select * from 数据表 where 字段名=字段值 order by 字段名 [desc]"
sql="select * from 数据表 where 字段名 like ‘%字段值%’ order by 字段名 [desc]"
sql="select top 10 * from 数据表 where 字段名 order by 字段名 [desc]"
sql="select * from 数据表 where 字段名 in (‘值1′,’值2′,’值3’)"
sql="select * from 数据表 where 字段名 between 值1 and 值2"

(2) 更新数据记录:
sql="update 数据表 set 字段名=字段值 where 条件表达式"
sql="update 数据表 set 字段1=值1,字段2=值2 …… 字段n=值n where 条件表达式"

(3) 删除数据记录:
sql="delete from 数据表 where 条件表达式"
sql="delete from 数据表" (将数据表所有记录删除)

(4) 添加数据记录:
sql="insert into 数据表 (字段1,字段2,字段3 …) values (值1,值2,值3 …)"
sql="insert into 目标数据表 select * from 源数据表" (把源数据表的记录添加到目标数据表)

(5) 数据记录统计函数:
AVG(字段名) 得出一个表格栏平均值
COUNT(*¦字段名) 对数据行数的统计或对某一栏有值的数据行数统计
MAX(字段名) 取得一个表格栏最大的值
MIN(字段名) 取得一个表格栏最小的值
SUM(字段名) 把数据栏的值相加
引用以上函数的方法:
sql="select sum(字段名) as 别名 from 数据表 where 条件表达式"
set rs=conn.excute(sql)
用 rs("别名") 获取统的计值,其它函数运用同上。

(5) 数据表的建立和删除:
CREATE TABLE 数据表名称(字段1 类型1(长度),字段2 类型2(长度) …… )
例:CREATE TABLE tab01(name varchar(50),datetime default now())

DROP TABLE 数据表名称 (永久性删除一个数据表)
4. 记录集对象的方法:
rs.movenext 将记录指针从当前的位置向下移一行
rs.moveprevious 将记录指针从当前的位置向上移一行
rs.movefirst 将记录指针移到数据表第一行
rs.movelast 将记录指针移到数据表最后一行
rs.absoluteposition=N 将记录指针移到数据表第N行
rs.absolutepage=N 将记录指针移到第N页的第一行
rs.pagesize=N 设置每页为N条记录
rs.pagecount 根据 pagesize 的设置返回总页数
rs.recordcount 返回记录总数
rs.bof 返回记录指针是否超出数据表首端,true表示是,false为否
rs.eof 返回记录指针是否超出数据表末端,true表示是,false为否
rs.delete 删除当前记录,但记录指针不会向下移动
rs.addnew 添加记录到数据表末端
rs.update 更新数据表记录
————————————————————–
Recordset对象方法
Open方法
recordset.Open Source,ActiveConnection,CursorType,LockType,Options
Source
Recordset对象可以通过Source属性来连接Command对象。Source参数可以是一个Command对象名称、一段SQL命令、一个指定的数据表名称或是一个Stored
Procedure。假如省略这个参数,系统则采用Recordset对象的Source属性。

ActiveConnection
Recordset对象可以通过ActiveConnection属性来连接Connection对象。这里的ActiveConnection可以是一个Connection对象或是一串包含数据库连接信息(ConnectionString)的字符串参数。

CursorType
Recordset对象Open方法的CursorType参数表示将以什么样的游标类型启动数据,包括adOpenForwardOnly、adOpenKeyset、adOpenDynamic及adOpenStatic,分述如下:
————————————————————–
常数 常数值 说明
————————————————————–
adOpenForwardOnly 0 缺省值,启动一个只能向前移动的游标(Forward Only)。
adOpenKeyset 1 启动一个Keyset类型的游标。
adOpenDynamic 2 启动一个Dynamic类型的游标。
adOpenStatic 3 启动一个Static类型的游标。
————————————————————–
以上几个游标类型将直接影响到Recordset对象所有的属性和方法,以下列表说明他们之间的区别。
————————————————————–
Recordset属性 adOpenForwardOnly adOpenKeyset adOpenDynamic adOpenStatic
————————————————————–
AbsolutePage 不支持 不支持 可读写 可读写
AbsolutePosition 不支持 不支持 可读写 可读写
ActiveConnection 可读写 可读写 可读写 可读写
BOF 只读 只读 只读 只读
Bookmark 不支持 不支持 可读写 可读写
CacheSize 可读写 可读写 可读写 可读写
CursorLocation 可读写 可读写 可读写 可读写
CursorType 可读写 可读写 可读写 可读写
EditMode 只读 只读 只读
只读
EOF 只读 只读 只读
只读
Filter 可读写 可读写 可读写 可读写
LockType 可读写 可读写 可读写 可读写
MarshalOptions 可读写 可读写 可读写 可读写
MaxRecords 可读写 可读写 可读写 可读写
PageCount 不支持 不支持 只读 只读
PageSize 可读写 可读写 可读写 可读写
RecordCount 不支持 不支持 只读 只读
Source 可读写 可读写 可读写 可读写
State 只读 只读 只读 只读
Status 只读 只读 只读 只读
AddNew 支持 支持 支持 支持
CancelBatch 支持 支持 支持 支持
CancelUpdate 支持 支持 支持 支持
Clone 不支持 不支持
Close 支持 支持 支持 支持
Delete 支持 支持 支持 支持
GetRows 支持 支持 支持 支持
Move 不支持 支持 支持 支持
MoveFirst 支持 支持 支持 支持
MoveLast 不支持 支持 支持 支持
MoveNext 支持 支持 支持 支持
MovePrevious 不支持 支持 支持 支持
NextRecordset 支持 支持 支持 支持
Open 支持 支持 支持 支持
Requery 支持 支持 支持 支持
Resync 不支持 不支持 支持 支持
Supports 支持 支持 支持 支持
Update 支持 支持 支持 支持
UpdateBatch 支持 支持 支持 支持
————————————————————–
其中NextRecordset方法并不适用于Microsoft Access数据库。

LockType
Recordset
对象Open方法的LockType参数表示要采用的Lock类型,如果忽略这个参数,那么系统会以
Recordset对象的LockType属性为预设值。LockType参数包含adLockReadOnly、adLockPrssimistic、
adLockOptimistic及adLockBatchOptimistic等,分述如下:
————————————————————-
常数 常数值 说明
————————————————————–
adLockReadOnly 1 缺省值,Recordset对象以只读方式启动,无法运行AddNew、Update及Delete等方法
adLockPrssimistic 2 当数据源正在更新时,系统会暂时锁住其他用户的动作,以保持数据一致性。
adLockOptimistic 3 当数据源正在更新时,系统并不会锁住其他用户的动作,其他用户可以对数据进行增、删、改的操作。
adLockBatchOptimistic 4 当数据源正在更新时,其他用户必须将CursorLocation属性改为adUdeClientBatch才能对数据进行增、
删、改的操作。

出处:蓝色理想
责任编辑:蓝色

◎进入论坛网络编程版块参加讨论

关于 SQL 和 Recordset 的小知识

作者:佚名 时间: 2003-06-29 文档类型:原创 来自:蓝色理想
浏览统计 total:6413 | year:3068 | Quarter:502 | Month:278 | Week:30 | today:16

1. ASP与Access数据库连接:
<%@ language=VBscript%>
<%
dim conn,mdbfile
mdbfile=server.mappath("数据库名称.mdb")
set conn=server.createobject("adodb.connection")
conn.open "driver={microsoft access driver
(*.mdb)};uid=admin;pwd=数据库密码;dbq="&mdbfile
%>
2. ASP与SQL数据库连接:
<%@ language=VBscript%>
<%
dim conn
set conn=server.createobject("ADODB.connection")
con.open "PROVIDER=SQLOLEDB;DATA
SOURCE=SQL服务器名称或IP地址;UID=sa;PWD=数据库密码;DATABASE=数据库名称
%>

建立记录集对象:

set rs=server.createobject("adodb.recordset")
rs.open SQL语句,conn,3,2

3. SQL常用命令使用方法:
(1) 数据记录筛选:
sql="select * from 数据表 where 字段名=字段值 order by 字段名 [desc]"
sql="select * from 数据表 where 字段名 like ‘%字段值%’ order by 字段名 [desc]"
sql="select top 10 * from 数据表 where 字段名 order by 字段名 [desc]"
sql="select * from 数据表 where 字段名 in (‘值1′,’值2′,’值3’)"
sql="select * from 数据表 where 字段名 between 值1 and 值2"

(2) 更新数据记录:
sql="update 数据表 set 字段名=字段值 where 条件表达式"
sql="update 数据表 set 字段1=值1,字段2=值2 …… 字段n=值n where 条件表达式"

(3) 删除数据记录:
sql="delete from 数据表 where 条件表达式"
sql="delete from 数据表" (将数据表所有记录删除)

(4) 添加数据记录:
sql="insert into 数据表 (字段1,字段2,字段3 …) values (值1,值2,值3 …)"
sql="insert into 目标数据表 select * from 源数据表" (把源数据表的记录添加到目标数据表)

(5) 数据记录统计函数:
AVG(字段名) 得出一个表格栏平均值
COUNT(*¦字段名) 对数据行数的统计或对某一栏有值的数据行数统计
MAX(字段名) 取得一个表格栏最大的值
MIN(字段名) 取得一个表格栏最小的值
SUM(字段名) 把数据栏的值相加
引用以上函数的方法:
sql="select sum(字段名) as 别名 from 数据表 where 条件表达式"
set rs=conn.excute(sql)
用 rs("别名") 获取统的计值,其它函数运用同上。

(5) 数据表的建立和删除:
CREATE TABLE 数据表名称(字段1 类型1(长度),字段2 类型2(长度) …… )
例:CREATE TABLE tab01(name varchar(50),datetime default now())

DROP TABLE 数据表名称 (永久性删除一个数据表)
4. 记录集对象的方法:
rs.movenext 将记录指针从当前的位置向下移一行
rs.moveprevious 将记录指针从当前的位置向上移一行
rs.movefirst 将记录指针移到数据表第一行
rs.movelast 将记录指针移到数据表最后一行
rs.absoluteposition=N 将记录指针移到数据表第N行
rs.absolutepage=N 将记录指针移到第N页的第一行
rs.pagesize=N 设置每页为N条记录
rs.pagecount 根据 pagesize 的设置返回总页数
rs.recordcount 返回记录总数
rs.bof 返回记录指针是否超出数据表首端,true表示是,false为否
rs.eof 返回记录指针是否超出数据表末端,true表示是,false为否
rs.delete 删除当前记录,但记录指针不会向下移动
rs.addnew 添加记录到数据表末端
rs.update 更新数据表记录
————————————————————–
Recordset对象方法
Open方法
recordset.Open Source,ActiveConnection,CursorType,LockType,Options
Source
Recordset对象可以通过Source属性来连接Command对象。Source参数可以是一个Command对象名称、一段SQL命令、一个指定的数据表名称或是一个Stored
Procedure。假如省略这个参数,系统则采用Recordset对象的Source属性。

ActiveConnection
Recordset对象可以通过ActiveConnection属性来连接Connection对象。这里的ActiveConnection可以是一个Connection对象或是一串包含数据库连接信息(ConnectionString)的字符串参数。

CursorType
Recordset对象Open方法的CursorType参数表示将以什么样的游标类型启动数据,包括adOpenForwardOnly、adOpenKeyset、adOpenDynamic及adOpenStatic,分述如下:
————————————————————–
常数 常数值 说明
————————————————————–
adOpenForwardOnly 0 缺省值,启动一个只能向前移动的游标(Forward Only)。
adOpenKeyset 1 启动一个Keyset类型的游标。
adOpenDynamic 2 启动一个Dynamic类型的游标。
adOpenStatic 3 启动一个Static类型的游标。
————————————————————–
以上几个游标类型将直接影响到Recordset对象所有的属性和方法,以下列表说明他们之间的区别。
————————————————————–
Recordset属性 adOpenForwardOnly adOpenKeyset adOpenDynamic adOpenStatic
————————————————————–
AbsolutePage 不支持 不支持 可读写 可读写
AbsolutePosition 不支持 不支持 可读写 可读写
ActiveConnection 可读写 可读写 可读写 可读写
BOF 只读 只读 只读 只读
Bookmark 不支持 不支持 可读写 可读写
CacheSize 可读写 可读写 可读写 可读写
CursorLocation 可读写 可读写 可读写 可读写
CursorType 可读写 可读写 可读写 可读写
EditMode 只读 只读 只读
只读
EOF 只读 只读 只读
只读
Filter 可读写 可读写 可读写 可读写
LockType 可读写 可读写 可读写 可读写
MarshalOptions 可读写 可读写 可读写 可读写
MaxRecords 可读写 可读写 可读写 可读写
PageCount 不支持 不支持 只读 只读
PageSize 可读写 可读写 可读写 可读写
RecordCount 不支持 不支持 只读 只读
Source 可读写 可读写 可读写 可读写
State 只读 只读 只读 只读
Status 只读 只读 只读 只读
AddNew 支持 支持 支持 支持
CancelBatch 支持 支持 支持 支持
CancelUpdate 支持 支持 支持 支持
Clone 不支持 不支持
Close 支持 支持 支持 支持
Delete 支持 支持 支持 支持
GetRows 支持 支持 支持 支持
Move 不支持 支持 支持 支持
MoveFirst 支持 支持 支持 支持
MoveLast 不支持 支持 支持 支持
MoveNext 支持 支持 支持 支持
MovePrevious 不支持 支持 支持 支持
NextRecordset 支持 支持 支持 支持
Open 支持 支持 支持 支持
Requery 支持 支持 支持 支持
Resync 不支持 不支持 支持 支持
Supports 支持 支持 支持 支持
Update 支持 支持 支持 支持
UpdateBatch 支持 支持 支持 支持
————————————————————–
其中NextRecordset方法并不适用于Microsoft Access数据库。

LockType
Recordset
对象Open方法的LockType参数表示要采用的Lock类型,如果忽略这个参数,那么系统会以
Recordset对象的LockType属性为预设值。LockType参数包含adLockReadOnly、adLockPrssimistic、
adLockOptimistic及adLockBatchOptimistic等,分述如下:
————————————————————-
常数 常数值 说明
————————————————————–
adLockReadOnly 1 缺省值,Recordset对象以只读方式启动,无法运行AddNew、Update及Delete等方法
adLockPrssimistic 2 当数据源正在更新时,系统会暂时锁住其他用户的动作,以保持数据一致性。
adLockOptimistic 3 当数据源正在更新时,系统并不会锁住其他用户的动作,其他用户可以对数据进行增、删、改的操作。
adLockBatchOptimistic 4 当数据源正在更新时,其他用户必须将CursorLocation属性改为adUdeClientBatch才能对数据进行增、
删、改的操作。

出处:蓝色理想
责任编辑:蓝色

◎进入论坛网络编程版块参加讨论

[转]局域网用户告别LowID

一下文字转载至这里

一般通过局域网上网的有三种情况:

  1.企业内部网、城域网、小区网,就是指大规模的的局域网结构,比如校园网、某些地区的FTTB、长城宽带等。这类用户除非认识网管,否则还是无法解决LowID的问题。

  2.一台装有2块(或更多的)网卡的服务器接入Internet连接,可能接出网线至Hub或路由器,其他PC连接那台PC或 Hub或路由器。结构如图所示:

那就需要在服务器上装端口映射工具,可以到天空软件站搜索下载相关软件。也可以查看论坛中的文章: 端口映射软件在服务器端的相关设置

  3.路由器或Modem拨号上网,其他计算机连接到路由器。结构如图所示:

NAT原理简介

 
 NAT英文全称是“Network Address Translation”,中文意思是“网络地址转换”,它是一个IETF(Internet
Engineering Task Force, Internet工程任务组)标准,允许一个整体机构以一个公用IP(Internet
Protocol)地址出现在Internet上。顾名思义,它是一种把内部私有网络地址(IP地址)翻译成合法网络IP地址的技术。如图:

 
 简单地说,NAT就是在局域网内部网络中使用内部地址,而当内部节点要与外部网络进行通讯时,就在网关(可以理解为出口,打个比方就像院子的门
一样)处,将
内部地址替换成公用地址,从而在外部公网(internet)上正常使用,NAT可以使多台计算机共享Internet连接,这一功能很好地解决了公共
IP地址紧缺的问题。通过这种方法,您可以只申请一个合法IP地址,就把整个局域网中的计算机接入Internet中。这时,NAT屏蔽了内部网络,所有
内部网计算机对于公共网络来说是不可见的,而内部网计算机用户通常不会意识到NAT的存在。如图2所示。这里提到的内部地址,是指在内部网络中分配给节点
的私有IP地址,这个地址只能在内部网络中使用,不能被路由(一种网络技术,可以实现不同路径转发)。虽然内部地址可以随机挑选,但是通常使用的是下面的
地址:10.0.0.0~10.255.255.255,172.16.0.0~172.16.255.255,
192.168.0.0~192.168.255.255。NAT将这些无法在互联网上使用的保留IP地址翻译成可以在互联网上使用的合法IP地址。而全
局地址,是指合法的IP地址,它是由NIC(网络信息中心)或者ISP(网络服务提供商)分配的地址,对外代表一个或多个内部局部地址,是全球统一的可寻
址的地址。

 
 NAT
功能通常被集成到路由器、防火墙、ISDN路由器或者单独的NAT设备中。比如Cisco路由器中已经加入这一功能,网络管理员只需在路由器的IOS中设
置NAT功能,就可以实现对内部网络的屏蔽。再比如防火墙将WEB
Server的内部地址192.168.1.1映射为外部地址202.96.23.11,外部访问202.96.23.11地址实际上就是访问访问
192.168.1.1。另外资金有限的小型企业来说,现在通过软件也可以实现这一功能。Windows 98 SE、Windows 2000
都包含了这一功能。

NAT技术类型

  NAT有三种类型:静态NAT(Static NAT)、动态地址NAT(Pooled NAT)、网络地址端口转换NAPT(Port-Level NAT)。

 
 其中静态NAT设置起来最为简单和最容易实现的一种,内部网络中的每个主机都被永久映射成外部网络中的某个合法的地址。而动态地址NAT则是在
外部网络中定
义了一系列的合法地址,采用动态分配的方法映射到内部网络。NAPT则是把内部地址映射到外部网络的一个IP地址的不同端口上。根据不同的需要,三种
NAT方案各有利弊。

  动态地址NAT只是转换IP地址,它为每一个内部的IP地址分配一个临时的外部IP地址,主要应用于拨号,对于
频繁的远程联接也可以采用动态NAT。当远程用户联接上之后,动态地址NAT就会分配给他一个IP地址,用户断开时,这个IP地址就会被释放而留待以后使
用。< /p>

   网 络地址端口转换NAPT(Network Address Port
Translation)是人们比较熟悉的一种转换方式。NAPT普遍应用于接入设备中,它可以将中小型的网络隐藏在一个合法的IP地址后面。NAPT与
动态地址NAT不同,它将内部连接映射到外部网络中的一个单独的IP地址上,同时在该地址上加上一个由NAT设备选定的TCP端口号。<
br>   在Internet
中使用NAPT时,所有不同的信息流看起来好像来源于同一个IP地址。这个优点在小型办公室内非常实用,通过从ISP处申请的一个IP地址,将多个连接通
过NAPT接入Internet。实际上,许多SOHO远程访问设备支持基于PPP的动态IP地址。这样,ISP甚至不需要支持NAPT,就可以做到多个
内部IP地址共用一个外部IP地址上Internet,虽然这样会导致信道的一定拥塞,但考虑到节省的ISP上网费用和易管理的特点,用NAPT还是很值
得的。

ADSL Modem 的端口映射讲解

  如果ADSL本身就带有路由功能,就需要在ADSL的“管理界面”
中设置相应的端口映射。
设置的方法可能会因为ADSL不同的品牌和型号,在设置的方法上也会有所不同。我们收集和总结了一些常见ADSL的端口映射的方法,请大家参照相关的型号
进行设置。如果你所使用的ADSL猫不在我们总结的范围之内,请PM给我们,我们会尽快想办法补充上的。

  1. 大亚科技_ADSL_DB108和DB102 端口映射的设置(BY: kevinxp919 )
  2. 实达_ADSL_2110EH 端口映射的设置(BY: 踏浪 )
  3. 天邑_ADSL_HASB-100 端口映射的设置(BY: MMMXXX )
  4. ZTX中兴_ADSL_831 端口映射的设置(BY: MMMXXX )
  5. 伊泰克(e.TEK.TD)_ADSL_TD-2018 端口映射的设置(BY: MMMXXX )
  6. 阿尔卡特_ADSL_MODEM511E 端口映射的设置(BY: kokkiboy )
  7. ASUS_ADSL_AAM6000EV 端口映射的设置(BY: oushidaxiong )
  8. 华为_ADSL_MT800 端口映射的设置(BY: MMMXXX )
  9. 普天_ADSL_GS8100 端口映射的设置(BY: chilka )
  10. 神州数码_ADSL_DCAD-6010RA 端口映射的设置(BY: zwkere )
  11. (11)GREENNET_ADSL_1500c 端口映射的设置(BY: crypto )

路由器的端口映射讲解

  如果是通过ADSL+路由器的方式上网,就需要在路由器中进行相应的端口映射的设置。设置
的方法可能会因为路由器不同的品牌和型号,在设置的方法上也会有所不同。我们收集和总结了一些常见ADSL的端口映射的方法,请大家参照相关的型号进行设
置。如果你所使用的路由器不在我们总结的范围之内,请PM给我们,我们会尽快想办法补充上的。

  1. 中怡数宽sercomm IP505(LT/LM/T) 系列路由器端口映射的设置(BY: MMMXXX )
  2. D-LINK DSL-500 宽带路由器端口映射的设置(BY: moxnet )
  3. TP-Link R460 路由器端口映射的设置(BY: MMMXXX )
  4. TP-Link td8830 路由器端口映射的设置(BY: xnqy转贴 )
  5. linksys系列路由器端口映射的设置(BY: MMMXXX )

杀手的契约:一个中国退伍特种兵的真实经历

1995年,16岁,被老爸强行应征入伍(当时还真没想过去当兵)就这样,到了云南,做了一名小小的士兵,新兵生涯很辛苦,想家,想妈妈,最受不了就是部
队的伙食,而且还受老兵的欺负,慢慢的,新兵变成老兵,开始喜欢上部队,战友情是最真挚的感情,2年兵(原来服役3年)碰上部队选拔侦察兵,就去了,没想
到我的一技之长(射击很好,没办法,从小在部队长大,枪我熟悉得很)帮助我顺利的进入了侦察连,开始了魔鬼般的生活,半夜三点,紧急集合,一团忙乱之后冲
到门口,迎接我们的是一根水柱,全身湿透之后,教官说:没事了,你们回去睡吧-_-!!

每天枯燥的训练单兵动作,教官只教一遍,做不好,等着被踹吧,每天,动不动就15公里武装越野,跑得我们口吐白沫,要死不活,做不好,重来,还要
忍受教官那不堪入耳的骂声!直到你做好为止,那时候,晚上我的眼泪哗啦哗啦的往下流,要退出很简单,说一声,我就可以回普通部队,呆到退伍的时间,可我又
不愿这样放弃,侦察兵啊,就是特种部队,多少士兵梦寐的,3个月后,终于熬过了第一关,后面的训练似乎没那么可怕,之后就是小组训练和专业训练了,在火辣
辣的太阳下练习瞄准,中暑过多少次我都不记得了,只记得每次中暑,只听到教官一句:医务员~之后灌藿香正气水,醒来之后是教官铁板的面孔:还撑得住吗?我
能说不撑得住吗?那么好,继续,没有命令不许起来!

终于,可以执行任务了,我们的任务很简单,打击毒贩,一般是抓,但也有消灭的,而且常常是越境执行,当然,我们的越境是秘密的,我的一个战友就这
样牺牲在缅甸的丛林里,再也没有回来,刚开始,心情还比较兴奋,我终于成为个合格的特种战士,一个合格的狙击手,让人闻风丧胆的杀手,一次有一次的任务之
后,我开始思考,曾经一个个鲜活的生命就如此脆弱,任务是任务,可是,每次我们执行任务的时候,基本不留活口,难道异乡的人就不是人?他们和我们一样的黄
皮肤黑眼珠,他们贩毒甚至养不活一家几口,毒品虽然让我痛恨,但这些人却让我同情.

距离:860
风速偏东1-2级,建议纠偏0.2度,温度合适,上下偏差适中,副射手建议,目标全身暴露,我选了个完美的狙杀阵位,三秒钟后,随着我的85式一声闷响,
目标的胸口绽出一团血雾,目标终结,我简单的说了一句,眼睛依然在在瞄准镜上,他的孩子,一个全身一丝不挂的6
,7岁的女孩,在不知所措的嚎啕大哭,或许,他生前是个慈祥的父亲,是女孩眼中的神,然而,在我的任务简报里,他只是个代号,没有名字,一个没有任何感情
色彩的数字,在我的眼里,他只是个目标,我和副射手带着复杂的心情爬出了阵位,回到集结地,在那里,直升机会把我带回国,我的任务完成了.

一次又一次,我们小组执行了许多次任务,如果说其他任务也让我们良心有些不安,但这次,却让我们愤怒,简报上说,一个官员出境被挟持,他带有机密
材料,我们的任务就是把他解救出来,并将材料带回来,一共三个人,两男一女,依然是晚上,渗透小组已经爬到了脚楼下,情报显示,我们的目标就在脚楼上,这
是一个村庄,一个热闹的村庄,确切点说,是个边境赌场,为了不惊动任何一个人,甚至一条狗,渗透小组从晚上9点爬到了凌晨3点,突击组和狙击组,支援组已
经就位,但是该死的村庄却依然那么热闹,凌晨5点,还没有散会的迹象,不能再等了,天一亮,任务就失败了,突击组也进入了村庄,在必要的条件下,他们会配
合渗透组将人强行带出来,跟以前一样,干净利落,没有惊动任何人,不,除了几个看守,不过他们再也不能告诉别人发生了什么事情,人带出来了,但是,我们也
愤怒了,什么重要官员,什么机密材料,原来是个贪官带着小秘出境赌博,输钱被扣,他竟然还要求我们将带出去的钱给抢回来,结果,回答他的是我的一枪托!

我们是什么??我们只是机器,但我们不只是机器,更不是杀人的机器,上级从来不告诉我们为什么要执行任务,抓回来的人我们从来不知道他们会去哪里,我们只是执行,我开始思考这个问题,然而,我们只是士兵,我们要永远服从上级的指示,哪怕他们要我们去死!

01年,我5年的特种士兵生涯还有一年就要完结了,依然是越境任务,任务简报上依然是个毫无感情色彩的数字,在我们眼里,依然是目标,河马式直升
机剧烈的抖动,我们已经习惯了,而且还开玩笑说,中国的军事装备真好,出任务还一路有按摩椅!速降的时候,突然一阵侧风,河马几乎失去了控制,我摔下来
了,速降的半途,我带着20多公斤的装备摔了下来,我的右腿骨折,严重错位,就这样,我在部队医院躺了半年,感谢部队医院的医术高明,要不,我将终生残
疾,现在,我的右腿依然比左腿短那么一点点,平衡感也没那么好了,医生说,我很幸运,因为这么严重的错位能拉成这样已经是个奇迹了,我再也不能训练了,再
也不能出任务了,我的位置,由另一名狙击手补充,对于部队来说,我已经没有任何价值,我再也不是那个最优秀的狙击手,我只是个躺在病床上的废人,出院后,
我就这样无所事事的呆到了退伍,领了8万元的退伍费(包含了伤残补贴)和一张退伍证,回到了社会,这个我隔绝了7年的社会.

社会我已不再熟悉,我努力的学习,可是,朋友都说我落伍,我不会应酬,不会见风使舵,不会拍马屁,甚至,不会追女孩子,爱情对我来说,似乎是个我
永远打不中的目标,我不知道,我在部队里学到了什么,有时候,我想,我学到了杀人,狙击,爆破,抢劫??部队就这样将我放到了社会,7年的青春,一条几乎
伤残的腿,8万元钱,就这样画上了等号,值得吗?我不知道,我只知道,我在部队献出了我的青春,我为祖国奉献了,无所谓后不后悔,现在,虽然我落伍,但我
在努力的学习,部队给我的不只是8万元钱,还有坚强的意志和永不妥协的精神.这就是我,一个曾经的特种部队的士兵的故事.

我们的部队跟普通的部队不一样,普通部队跟我们相比,简直是天堂,武警部队就是天堂中的天堂了,我们驻扎在大山里,与世隔绝,离最近的小镇还有4
个多小时的山路,每天看到的都是大山,营房,战友,大山,营房战友,没有批准,是不能离队的,每天除了训练还是训练,每天的娱乐就是7点的新闻联播和唱
歌,没事情的时候,没人会想起我们.祖国对我们来说,是指导员和电视里看的,我们是隔绝在罐头里的,这样最好,不会变质,不会不忠于祖国!

感谢大家给我的鼓励,我一直有个想法,就是将我的故事写出来,但是我的文采不行,所以一直没有实施,我想在这里,借红豆的一席宝地,慢慢的将我已经尘封的故事写出来

新兵生活对于很多当过兵的人来说,没什么好说的了,我想,从我进入侦察连训练开始说吧

97年,香港回归那段时间,部队要从两年兵里挑选侦察兵,每个人都可以报名,通过连队的准许和初步考察后,我顺利的进入了复试,我有一技之长,就
是射击,从小在部队长大,从我的爷爷的爷爷开始,我们家就有从军的传统,我是拌着枪长大的,可以毫不夸张的说,部队当时所有的现役枪支我都可以随便拿起就
打个10环.
我们被拉到了一个训练营里,我们很兴奋,似乎我们已经是人人景仰,人人胆寒的特种士兵,带队连长给我们介绍了基本情况和注意事项后,教官出现
了,这是个个子不高,看起来也不怎么强壮的人,跟我们想象中的特种部队队员简直大相径庭,不过想想,我也不是那么的看起来很顺眼,也是个子不高,身材不怎
么壮实的那类.
教官开始什么都没说,只是在我们面前走来走去,他的眼睛很威严,是那种让人永远也猜不透他在想什么的人,之后,他回头对带队连长说了句话:你们选了那么
久,就选了这么些垃圾给我!!什么??我们是垃圾??!!我们可是整个部队里最好的士兵.
他终于回过头对我们说了第一句话:在这里,我就是皇帝,你们在这里没有名字,只有编号,直到你们被踢回去或者从这里走出去,你们的命是我的,我不管你们在
部队里多么威风,在这里,回答我的话只有两句:一是:是!教官!!二是:明白!教官!!如果让我听到第三句,我就会让你们-他-
妈-的-屁股开花!!听明白了吗!!!说得那么清楚,能不明白吗,我隐约感到,我的好日子到头了~
接下来,是领训练服和些生活用品,还领到了我们各自的编号,我领到了4318,看着怪不舒服的,不过318是我的生日,或许他会给我带来好运!

之后,分配房间,吃饭,无所事事,没人搭理我们,这里的人都是冷若冰霜,熄灯号响了,睡觉
大约凌晨3点,正是美梦时间,一阵急促的哨声想起,紧急集合!我们一阵忙乱,冲出门口,还没回过神了,一条高压水柱劈头淋了过来,我们东倒西歪的终于排好
队,教官说,确切点应该是吼!你们这帮他~妈的臭虫,三岁小孩都比你们跑得快,没事了,滚回去睡吧!! 这晚,我们被教官整了3次,筋疲力尽~

5点,起床,教官吹哨集合,二话不说,先跑15公里武装越野,我们上气不接下气的跑完回来,等着吃早饭,又一阵哨子,我们再次集合,这次不多,5
公里而已,先跑回来先吃饭,妈呀~~~晚了就难说了
很不幸,我没赶上早饭时间,饿着肚子跑了一天,教官好象对次乐此不疲,想想就5公里,15公里,10公里,要不,围着操场跑,直到他说停,而且,还很喜欢
让你拿着些很不舒服的东西,比如,没有枪带的枪,断了个背带的背包,让我们怎么拿都不舒服的东西来跑,还有,边跑边大声的唱歌,经常把我们弄得快断气,规
定时间跑不到,继续,直到你跑到为止,就这样跑啊,爬啊,跳啊,半夜还有不知道什么时候的紧急集合,有时候几天不让你睡觉,在我们看来,教官简直就是魔鬼
撒旦,不~~他比撒旦还撒旦.

3个月后,一些人被淘汰了,我险些在这些人里面,不过还好,我有个好处,就是做事就做最好,就算有最后一丝力气,我爬都要爬到终点.
接下来是专业训练和小组训练,我们被分成不同的小组,突击组,渗透组,狙击组,机枪组,分别进行不同的训练和磨合训练,我进了狙击组,专门训练狙击战术和
情报判读等等~专业训练对体能训练来说,舒服了很多,基本弹道学,枪支熟悉,狙击工具,狙击训练,情报判读,路径选择,阵位选择,特种车辆驾驶,长途拉
练,单兵拉练,时间一天天过去,我也慢慢成长成个几乎合格的特种士兵

最后的考试到了,这是实战拉练,也是决定我们是被送回普通部队还是成为个真正的特战队员,过了这一关,我们就不在是学员,而是在编的特种士兵,我也不再听那刺耳的4318,而会有个好听的代号

凌晨1点,集合,教官给我们发了一张地图,一支枪,一发子弹,一把野战匕首,2两米,2钱盐,指北针,水壶,狙击手的画图笔,背囊除了模拟负重,什么都没有,而且,背囊回来要过秤,少一两都不行,直升机把我们扔到了大山里,我们从来没来过的世界.

我们小队5个人,开始了分工,我在地图上标示出目的地,现在位置,中途有可能得到补给的地点,前进的分目标,前进的线路等等,他们开始制作野外生
存工具,现在,我们暂时还是安全的,2个小时后,我们有了2把弓,十几支箭,几根梭镖几把石刀,到达地图标示的第一个集合地点后,我们发现了个重大问题,
地图和地形不匹配,也就是说,地图是假的,没办法,我只好重新修正地图,这要耗费很多时间,因为,每到一个集结地我都要修正地图,MD~~我心里恶狠狠问
候了教官他全家女性,都这时候了,还给我们下扳子!

前三天很顺利,每天推进10几公里,没有人打搅我们,除了该死的蚊子,沿途伙食不错,晚上用头盔抓地老鼠,一路上还顺手抓了两条蛇,下鸟套还套了只不知名的鸟,每天睡上4个小时,照这样的速度,我们用不着20天就可以跑完150公里,顺利过关了.

第四天,行军涂中,前锋侦察发现了个脚印,这不是我们的脚印,花纹不对,这是野战特种部队的野战靴的印子,昨天傍晚下过雨,脚印有些模糊,曾经被
水泡过,也就是说,这个脚印是前两天留下的,从脚印的摩擦来看,是轻步兵,要么是大队侦察兵,要么就是渗透部队,我们搜索了附近,没有发现大队的痕迹,难
道是掉队的士兵??不可能,对于老特战队员来说,这是个低级错误,脚印是向山下方向的,山下有个峡谷,是原来我选择的行进路线,看来,我们不能走这个方向
了,两天,对于特战队员来说,并不是个长的时间,他们有足够的耐心等我们从他们眼皮子下面经过,然后干掉我们,丛林是他们最好的隐蔽,而我们根本不知道他
们会在哪里等我们.经过商量,我们决定改变行军线路,翻过大山,然后折返,从小河泅渡,然后在转过封锁,这样虽然线路长了很多,但是比较安全,看来,今夜
不能睡觉了!

很幸运,我们成功的躲过了第一轮伏击,但是付出的代价是,今天我们只行进了8公里,如果这样下去,我们无法在规定的时间内到达目的地,当然,最近
的距离在物理上永远是直线,在军事上,直线是最远的,白天,直升机不时的从我们头上飞过,那是等信号弹的,如果有人坚持不住,只要一拉信号弹,他就可以退
出,我可不希望我被直升机吊走,训练那么久功亏一篑,岂不是太冤枉了!

接连几天,我们都在老特种队员的追赶堵截下疲于奔命,我们开始怀念前几天的老鼠和蛇了,应该留点,现在别说打猎,连水源边都有老东西们设下的陷阱
和拌雷,连水都快喝不上了,只能向丛林索取,晚上也不敢生火,我们象受惊的兔子,每时每刻精神都高度紧张,行进线路一改再改,改的我恨不得长翅膀飞过去,
似乎我们想什么这些老东西都知道,每条线路都有他们的人在等我们,这几天我们几乎没有挪窝,就在兜圈,看来,我们被包围了,而且还跑进了他们的中间!完
了,我的特战梦快破灭了,都怪我,是我把我的小队带进了这个鬼地方,如果我另选条路,哪怕远点都比在这里强!

第十天,天助我也,下了大雨,我们在雨幕中突破了包围,我们已经浪费了很多天时间了,现在我们哪怕跑看来也赶不上了,怎么办??我忽然想起,目的
地旁边不是有条大河吗?我学过,如果不会走就跟着小溪走,小溪会变小河,而小河会汇入大河,这里还很危险,不能造船,于是我们就叼着空心草,找了几个枯死
的树桩,就这么抱着树桩顺着涨水的小河漂流,速度真快啊,转眼就跑出30公里了,终于跑出了危险地带,我们立即找来树枝等等,做了个木筏,快马加鞭的赶出
去~~

命运之神终于眷顾我了,我们在第18天最早到达了目的地,我们合格了!!!我们成为了特战士兵了!!!兴奋的感觉将所有疲惫一扫而光!!

训练结束了,我们呆了快一年的训练营要送我们走了,我很自豪,我是走出来的,而不是被踢出来的,同来的300多人,只留下了80多个,我们用努力证明了我们是最优秀的,之后,我们将被分配到侦察连里,我从个普通士兵变成了丛林特种侦察连的狙击手,代号猎鹰!!

训练营给我们开了欢送会,原来铁板脸的教官终于露出了笑容,我忽然觉得他也不是那么可恨,如果不是他,我们就不能成为合格的特战队员,我要感谢
他,但我知道,我永远不能在回到这个地方,这是部队的规定,除非,我是以教官的身份回来,教官他训兵10年了,妻子没能随军,并不是部队不允许,而是训练
营的生活太苦,在这个与世隔绝的地方,活下来是需要勇气的事情!

我又重新成为了新兵,一个丛林特种侦察连的新兵,本来以为我很快可以出任务了,可以展现自己的神枪狙击的风采了,可是,依然是常规训练,我在训练
营里的小组被编成了个班,我们每天的训练就是磨合大家,偶尔还有跟其他小队的进行对抗性训练.就这样又过了两个多月,终于可以出任务了

任务很简单,抓个人,他在边境的一个小村里,据说是走私枪支弹药的,我的任务就更简单了,找个位置作为观察手,随时报告情况,旁边还有个老狙击带
着我,任务很顺利,渗透小组轻而一举的就渗透进去了,剩下的就是怎么安全的把人带出来,这家伙身上绑着手雷,就象我们所说的光荣弹,他死了不要紧,我们的
命可比他的贵,渗透小组带着微声冲锋枪,贴着脚楼慢慢的接近了"目标"我在瞄准镜里看着渗透小组的一举一动,感觉有喉咙发干,第一次执行任务,我有点紧
张,我知道,渗透小组只要有点差错,狙击手要以最快的速度干掉目标,我的战友的性命或多或少的掌握在我手里,老狙击看出我的紧张,他跟我说了一句:别紧
张!跟我换个位置,于是,我从主射手变成了副射手

任务完成的很完美,没有惊动任何人,那家伙被摁在床上,根本来不及光荣就被我们逮住了.之后移交给上级,第一次任务给我的感觉是:虽然有点紧张,
但是好象不过瘾!跟我想象的不太一样,不过渗透小组可不是这么看的,他们说,NND~~爬得一身的鸡粪,这家伙力气真-他-娘-的-大!差点没把我们也光
荣了!!

随后,我又出过几次任务,都是些小任务,这些任务我没有开过一枪,似乎就是个看客一样看着战友渗透,抓人,带走,剩下的时间就是训练,有时候巡逻边境,日子很无聊,也很充实!

人质事件

这样过了好几个月,我们小队也已经磨合得很不错了,边境巡逻也了解了不少情况,这里的人都比较穷,走私从来都没有断绝过,和缅甸接壤的地方,有很
多小路可以互通,隔着条河就是两个不同的国家,巡逻中经常可以看到有人背着走私品越境,我们这边的药品,很普通的清凉油到了那边就是天价,还有些走私兽皮
的,等等.

一般这些人我们都不抓,一是没那么多精力来管,二是这些人都很狡猾,会算准我们巡逻的时间,打时间差,就算被抓住了,把东西往草堆里一扔,死不承
认是他的,如果不是走私兽皮,枪支,毒品的话,我们一般都只是盘问搜查一下就放人,而大单的走私比如枪支毒品等,他们会有一整套的计划,轻易是抓不到的.
我们和边防的呆久了,慢慢也有了经验,什么人该抓,什么人该搜,甚至,有些走私专业户都认识我们了,看到我们巡逻也不躲,还拿出东西来给我们吃,边防的战
友说:这里都穷,走私点山货赚点盐巴钱,你忍心抓他们么?

大概是1998年12月左右,一架"河马"直升机来到了我们驻地的训练场,匆匆下来几个人,直接就奔连长去了,没多久,我们小队和另外一支小队奉命出发,开始我们以为是出境任务,(一般来说,直升机来接人基本都是出境任务)不过方向好象不对,不是往南飞的.

半小时后,直升机降落在一个小学的操场,这里已经被警察,武警包围了,我们下了飞机,在一个教室集合,一个武警的上尉给我们做简报,大意是:XX
镇发生了武装劫持人质,被劫持的是一家人,歹徒有3个,有两支手枪和一支AK47,上午武警和警察进行了一次解救,但是没成功,男主人被杀害,因此,向军
区求援,把我们派来.接下来,介绍了地形情况,人质和劫匪在一个3层的小楼里,这样的楼在这里来说是很少见的,情况介绍后,警察给我们拿来了黑色的作战
服,要我们换上,我们问:为什么,一个警察尴尬的笑笑说,你们穿着丛林特战袖标的衣服,影响不好,影响不好.我们换上了衣服,带上头套和头盔,强攻组和渗
透组穿上了防弹衣,换乘了一辆客车来到了案发地

人山人海,给我们的第一感觉是这样,我们的车费了好大劲才靠近,这里民风彪撼,路过的时候断断续续的听清了大概,原来,三层楼的主人和劫匪原来认
识,并且有金钱来往,劫匪还借给过他钱,结果,他没还也就罢了,还用这钱起了栋3层的小洋楼,于是这人气不过,就绑了他要钱,多少钱我就不清楚了,不过我
想:能搞那么大单的事情的,应该不是小钱,双方的亲友都来了,吵吵嚷嚷,想自己解决,警察和武警都快控制不住场面了,更多的是些不知情的村民,远远伸长脖
子看.

镇上居民已经撤离了,武警和当地的警察在喊话,楼下躺着一个人,估计是男主人,我们检查了装备,检查了通话系统,各自散开寻找阵位,我找了一个距
离小楼90多米的一个角楼,视野良好,可以看完整个楼的正面窗户和门口,武警和警察还在喊话,我趁这个机会校正准星,85式狙击枪的默认表尺是600米,
在这个距离上根本打不到目标,我将表尺校正好,用对讲机通知了队长:猎鹰一号已经就位,没多久,猎鹰二号,胡狼一号(渗透组)和老虎(强攻组)一号也报告
就位,外围控制的蓝狐和火狐也就位,眼看着就要发起攻击了

情况有变,警察找来了劫匪的妻子孩子,正在进行亲情攻势,行动暂时取消,各组退回了原来的阵位,一直到傍晚,我们都在等命令,他的妻子孩子泪涕俱
下,一直到了晚上10点都没有效果,领导们商量过后,决定在明天白天实行解救计划,我们就猫在各自的阵位等待黎明的到来.我一直认为晚上是个好机会,不过
我们的装备~~~~不合适夜战解救!

趁着待命的时候,我用小锉刀挫了几颗子弹,这个距离上,要求的是精度,不能有任何一点差错,虽然,我的子弹都是一发一发挑出来的,但是,自己改过
更好些,天亮了,行动开始,我在瞄准镜里监视着楼内的一举一动,并及时报告,渗透小组用抛绳弩顺利的控制了楼顶,并将楼顶顶盖打开,强攻组也渗透到了楼
下,3楼有一个劫匪,看着孩子,两个在2楼,焦躁不安的走来走去,还不时的互相大喊大叫,我心里暗暗好笑,看来是恐怖份子初级阶段,连窗帘都不放下来,一
切情况我一目了然,渗透组悄悄的进了3楼,微声冲锋枪结果了一个,并且将孩子带上了楼顶,只剩下女主人还在劫匪控制中,强攻组也渗透进了楼房,楼房外,一
个高音喇叭在播放着噪音,劫匪似乎觉察了点什么,向外面开枪.

命令来了:猎鹰一号,你能看到什么,回答!我看到两个劫匪,一个在东面墙角床边,无法有效命中,一个在窗口,人质躺在床上,完毕!窗边是否能有效
命中,回答!命中概率95,完毕!老虎一号,准备强攻,猎鹰一号,击毙窗边的后,老虎进攻!明白吗,回答!猎鹰一号明白,老虎一号明白,完毕!就在我准备
开枪的时候,东面墙角的人忽然跳起来,将女主人拉起来,用枪在她头上指来指去,对着另一个大喊大叫,情绪似乎失控,我将这个情况报告,上司命令:立即行
动,我慢慢吸了口气,将准星牢牢的套在了窗边人的头上,85一声闷响,目标头上绽出团红白相间的东西,"猎鹰一号,目标终结"我报告了情况,老虎几乎是在
我枪响后就立即冲了进去,但是人质挡住了射击路线,无法开枪,劫匪情绪已经完全失控,冲着我的队友大喊,并不断的用人质遮挡自己,老虎无法射击,情况危
急,我不断的在对讲机里报告情况,似乎老虎现在无法下手.
指挥所也弥漫着紧张的气氛,没多久,命令来了,无论如何,击毙罪犯,决不与其妥协!我指挥老虎将目标慢慢逼近到窗口边,目标已经歇斯底里,老虎们也向他吼
着,慢慢的把他从墙角逼出来,目标头部已经暴露在我的瞄准镜里,但他不断的晃动,我很难瞄准,我向指挥所报告:命中概率80,但有可能伤及人质,我有把握
一枪击毙,但是,如果不命中头部的神经中枢,他不会立即死亡,手指的痉挛很可能扣动扳机,将人质或者我的队友打中,而神经中枢只有6厘米见方大小,我要么
命中其眉心,要么打他的太阳穴,目标并不很大,老虎开始慢慢向门口退,以安抚他,让他安静下来,目标情绪开始缓解,也不晃来晃去了,机会难得,我趁他将侧
面对着我的一瞬间,扣动扳机,又一声闷响,"猎鹰一号,目标终结"我冷冷的报告完情况,长长的舒了口气~

我被狙击了

第一次杀人,感觉似乎并没有什么,他是匪,我是兵,兵杀匪天经地义.何况,他是个该死的匪,狙击的训练也帮我大忙,狙击手永远是最冷血最不动感情
的,特别是在任务中,狙击手的训练就有关黑房子的训练,将我关在一个黑房子里,吃喝拉撒都在这暗无天日,没人和我说话,甚至连风声都听不到,就这样关个
10天8天,正常人要这么关着,估计已经疯了,看来我是个不正常的人,还有长途单兵拉练,狙击手是训练最多的,这些都磨练了我的性格,直到现在,很多朋友
都说我性格有些古怪,不怎么说话,但一说都是中要害的话,我可以好几天不出门,不看电视,捣鼓我喜欢的东西,怎么也不象个现代的城市青年.

很长一段时间,人质事件都是我们谈论的话题,每一个细节都让我们津津乐道,让没出任务的其他战友羡慕不已,我也成了他们心中的英雄任务,一枪一
命,狙击手最高的境界,我做到了,兴奋伴随了我很长时间,接下来依然是训练,和边防巡逻,任务过后没多久我获准探亲假,回到了南宁,下车是晚上挺晚了,没
有公车,出租车对我一个月200多块的津贴来说太贵了,于是我拿出长途拉练的气概来,从火车站走回预备役军区,(东葛路)一路上兴致勃勃的看南宁.

我两年多没回来了,走到快到民乐路的时候,我忽然听到有个女子的呼声,"抢劫啊~~"不一会,一个青年慌慌张张的从个拐角跑出来,我往树阴里缩了
缩,待他从我前面跑过的时候,伸脚别了他一下,他爬起来,扔下个包,没命的逃了,我没兴趣追他,我拣起包,向刚才呼救的地方走去,没有人,民乐路空荡荡
的,看来失主走了,我习惯性的找了个路灯检查了包,包不大,里面有个钱包,328块6毛钱,还有两个一快的硬币,一盒名片,一些女生的化妆品和个电话本,
一个BB机,名片上是凝,一个很好听的名字,或许是个美女,名片有公司地址和电话,但没家庭的,我想,明天我去她公司一趟,把东西还给人家.

第二天,我睡了个懒觉,呵呵~~很久没这样睡了,一觉睡到了下午1点,吃了点东西,我想起要去还东西,穿什么衣服好呢??我读书的衣服穿不下了,
样式连我也觉得土气,迷彩服好象跟城市不般配,最后我抄起了我爸爸的衣柜,穿了我爸爸的中校制服,顺带连肩章也带了,我发觉原来我很帅的嘛,根本不象以前
在部队里脏兮兮的,我来到了解放路,就是名片上的公司地址,门卫不敢拦我,直接来到了他们公司,门口有个礼仪小姐很礼貌的问我找谁,我把名片向她亮了一
下,让我等着就进去了,过了一会,她出来说,进去吧,她在XX房间等你,我就进去了,柃着一个女士小包穿过那么多公司职员的好奇目光,我觉得怪不好意思
的,来到XX房间,门没关,我看到里面有个女骇坐在电脑前,阳光从窗口射近来,只看到侧面,穿着短裙,修长的腿,手指有节奏的敲击键盘,恬静的面容,我忽
然觉得,

完了,我被狙击了,在我最不提防的时候,我被狙击了,只不过,不是子弹!

我推开门,喊了句:报告!身后一阵轰笑,原来还有那么多人看着我,我依然不动声色,狙击手在任何情况下都不能乱,虽然我的心跳得很快,她诧异的抬
起头,这是张天使的脸,问我,你是??我说,我是来还你东西的,把包递给她,她很奇怪,我说,检查一下,丢东西了吗,昨天我拿回来找你的时候没找着,就找
到这来了,她检查了一下,说,谢谢~没丢东西,我觉得她天生是个狙击手的材料,似乎丢东西的不是她,拿回东西后她似乎也没有高兴和兴奋,只是优雅的淡淡一
句谢谢,我说,不客气,没事的话我就走了,我正要转身,她说了句,我该怎么谢你呢中校?

这可能是我的一个机会,我可不愿意放过任何一个和她在一起的机会,我说,你可以请我吃饭,我很久没吃过一顿好饭了,她笑了笑,那你等我下班吧,5
点半,等的了吗?几个小时而已,当然等得了,她给我倒了杯水,让我坐在沙发上,就忙自己的事情去了,似乎我根本不存在,我就这样静静的看着她,她象个女
神,恬静,优雅,有特殊的气质的女神.

我们在继德餐厅吃饭,是个小餐厅,人不多,是个聊天的好地方,我不善聊天,他让我点菜,我看看菜单,都是好东西啊,还不知点什么好,吃饭的时候,
她问我,你这么年轻就是中校了??
我脸红了,说,衣服不是我的,我只是个士兵,我昨夜刚回来,没衣服穿,就穿我爸爸的出来了,她哦了一声,问我是什么士兵,在哪里服役等等~我斟酌着回答
她,之后,我送她回家,到了楼下,她回头对我说,士兵,明天我休息,你不是没衣服穿么,要不要买衣服,正好我也要买,一起去吧,当然要买,我赶忙答应下
来,她又说了句:别穿你老爸的衣服了,跟你年纪不配,那么年轻就是军官,会有人查的!是,我回答,她笑了,说,我不是你的领导,不用这样跟我说话,放松
点,我能吃了你??

第二天,我还是找不到衣服,就去隔壁借.隔壁的老哥顺手把一件黑色的警察作训服扔给我,我就穿着一身黑出门了,结果,她穿了一身白色的运动服,见
到我,象打量外星人一样打量我,你是不是真的没衣服穿啊?昨天是军官,今天变警察了,你就没其他的衣服了吗??我真没有其他衣服,她的眼神让我很不好意
思,不过,我说,你白我黑,黑白相配嘛~!她笑笑,跟你走很别扭,你离我远点啊

虽然她这么说,但是我并没有离她很远,若即若离的保持着距离,这是我最开心的一天,我们都买了几件衣服,晚上还是到继德餐厅吃饭,我还请她吃了几
个冰激淋,看不出她竟然那么能吃甜的东西,我真希望假期长点,永远不会结束,我很希望能追她,让她做我的妻子,可是我不能,之后,我们一直保持联系,但是
关系永远是这样若即若离,似乎象两条偶尔相交的平行线,各自回到了自己的轨道,直到现在!

这是我真实的经历,回来之后,我的很多朋友都喜欢听我讲部队的故事,很多人觉得我不一样,似乎我永远不会生气,眼睛里似乎藏着什么永远让人看不透
的事情,其实,特种士兵并不神秘,所以,我想慢慢的将我的故事讲出来,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鼓励,这种鼓励,我很久没得到了,有时候,我觉得我没有目标,或
许这是社会和部队的区别吧,而现在,我的目标就是整理思绪,将我的故事说出来.

休假很快结束了,我和凝的关系依然停留在普通朋友的阶段,她看得出我的意思,而我却永远不会表达,回部队的时候,她没来送我,我打她呼机,她依然的淡淡的哦了一声

火车把我的人带走了,而我的心却永远留在了她这里.

多年以后,她这么跟我说,其实不是没给你机会,那时候,你只要勇敢点,牵我的手,我就会答应你了,我错过了最好的机会,她说我胆小,也许吧,部队
是不允许恋爱的,况且,我和她相隔千里,如果有缘,她会等我的,我只能这样安慰自己,或许,我才是她的目标,曾经很想命中而后再也没有兴趣的目标!直到现
在,她依然和我若即若离,就象游离在我的世界,游离在我的准星边,而我,却永远打不中!

大山,营房,战友,我又回到这个熟悉的驻地,每天的事情永远安排得井井有条,部队有部队的规矩,禁止这样,禁止那样,而狙击手被禁止的东西最多,
别的战友可以在训练间隙抽烟解困,而狙击手不性,因为烟会影响夜视能力,每天除了和战友训练同样的科目外,还要练习瞄枪2个小时,体会不同子弹,不同距
离,不同温度,不同环境下的弹道,驻地旁边的大山就是我们的训练场,经常在那里进行野外生存训练,另外,还要到10万大山,秦岭等等地方训练,我们每天的
事情基本就是,起床,跑步,训练,吃饭,种菜,看新闻,唱歌,睡觉,这里与世隔绝,离最近的小镇还有4个多小时的山路,连队里的车除了一辆破吉普经常出山
外,很多东西都是自己自足,每个月会有一天让我们出山,但是大多数我们都不愿意出去,山路难走,有任务军区会派直升机来接我们,小镇逛过几次也没兴趣了,
10分钟不到就可以走完整条街,我们也不缺什么东西,部队什么都发,鞋子,军服,牙膏,香皂,我们也用不着买什么东西,休息的时候,我们会拿着56半,跟
连长和指导员说一声,到山上打猎,一般来说,晚上我们都会有加菜,全连100多人,大家都是很熟悉的,战友情是最真挚的情谊.

在部队里,最重要要和炊事班长搞好关系,曾经有战友跟他起口角,结果他一连半个月都是青菜萝卜的招待我们,吃得我们见到就吐~之后,那个战友专门
跑出山买了条烟道歉,我们才过上了正常的伙食生活,我还记得炊事班长叼着烟卷说的那句话:小样的~~治不了你们俺还叫兽医~~这句话成了经典,我们之后经
常引用.

日子过到了99年3月,一天晚上,军区来人,还抗了放映机,开始我还以为是放电影改善生活,后来才知道,放的是有关毒品走私和枪支走私的影片,之
后,军区的人就走了,而我们的日子开始改变,接连几天,连长和指导员都在商量着什么,我们隐约感到跟上次的电影有关,过了两天,连长集合开会,说明了军区
的决定,要将毒品和枪支走私控制在境外,也就是说,原来我们只在国内打击,现在,要把战场开拓出去,在境外打击犯罪分子的嚣张气焰.我们热血沸腾,纷纷要
求第一个执行任务,而我,似乎没觉得怎么样,狙击手的性格就是这样,永远用旁观的姿态来冷冷的看待任何事情.

后面的日子里,经常有直升机光临驻地,一批又一批的小队出去执行打击任务,我们小队还没轮上,我不着急,我知道,虽然以前部队也出去执行过类式任
务,但从来没有那么大规模过,现在军区需要评估作战效果,前面出去的基本都是些老兵,他们不光是执行任务,还要将第一手的地形资料等带回来,而且,大多情
况下,他们只是执行侦察任务.

4月份的一天,连长通知蓝狐小队做好出击准备(蓝狐是我们给自己的班起的名字,因为我们擅长渗透作战)12个人塞进了"河马"到了军区待命,我们
12个人是经常配合的,非常有默契,3个渗透人员,两个狙击手,一个队长,一个医务兵(背电台也是他)一个机枪手,还有四个是突击手,当然,这是一般情况
下的安排,很多时候,根据不同的情况来调整,特种部队的队员的专业是相对的,我可以去做渗透队员,其他的同样也可以代替我的位置.

我们领到了任务简报,两个目的,摧毁一个毒品加工厂,它坐落在一个山谷河边,解决掉一个贩毒头目,据说此人来头不小,在缅甸很多地方部队和政府军
打过工(部队里的幽默)现在自己做老板了,而且拉了百十号人,几十条枪,建立了自己的地盘,不光贩毒,还捎带走私枪支和控制了个赌场,第二个目标就是干掉
他,报不会说太多,明天凌晨直升机会送我们出去,之后就靠我们自己走路了,3天后,直升机会在指定地点和我们汇合,把我们带回来,情况有变的话,每天有个
开机时间通知.

"河马"带着我们向夜空挺进,贴着树梢飞行的"河马"娴熟的躲避障碍物,飞行员看来非常熟练,我们毫不理会"河马"头顶上引擎巨大的轰鸣和剧烈的
颤动,抓紧时间眯一会,接下来的三天可没有休息的时间,到达目标前5分钟,河马的飞行员开始报数,机舱打开,机腹下面是一团团黑色的山,红灯开始亮起,我
们检查各自装备确认无误后,直升机扔下几根绳子,绿灯我们开始速降,河马的安全悬停高度是20米,但是山脉会有不确定的侧风和上升气流,林区高大的树木几
乎没有那么底的,因此,我们基本是从50多米的距离开始速降,渗透组和突击组先下去,建立警戒线,然后狙击手,队长,医务兵,速降完后,一个机务人员收上
绳子,用大拇指打了个手势,"河马"潇洒的转身离去,现在,剩下的事情就只能靠我们了.

线路是事先就选择好的,虽然没来过此山,但我们觉得跟国内的基本没什么区别,渗透组的两个前锋侦察在我们前方开路侦察,我们以V字队型按预定线路
前进,当晚就推进了一半多,白天稍休整一下又继续出发,中午到达目的地,一路上没什么事情发生,就象训练中一样,队长和我用望远镜观察目标,并在地图上进
行修正,将所有可隐蔽和开阔地带,建筑物都标明出来,大家集合讨论了一下,渗透小组的主要目的是搜索毒品仓库和生产车间,并将炸药放在重要的地方,突击组
在引暴之后负责接应渗透小组出来,狙击手和机枪手选择阵位进行掩护,队长亲自带领突击组,而我和另一个狙击手(猎鹰2号)负责监视和掩护.发现286(目
标代号)其击毙,医务兵帮机枪手上弹,大家休整了一下,各人开始寻找阵位,渗透部队也悄悄的出发了晚上永远是渗透的好时光,渗透小组慢慢的爬到村里,应该
说是军营里,一间一间的搜索,而狙击手要给他们提供预警,晚上,渗透小组从10点多爬到凌晨4点多,将炸药都已经安放好,突击组也到达预定位置准备接应,
现在唯一的问题是,286没有露面,军营里死气沉沉,渗透小组的一个战友(胡狼3号)又重新回头进行了一次搜索,依然没有发现286,怎么办?命令是如果
没有发现重要人物,炸了仓库和加工厂就可以了,不过我们的直觉认为,他就在这里,不会错,只不过我们暂时没发现,渗透小组接应出来了.

炸弹是遥控的,如果没有被发现,我们会等结果了286之后引爆,并且,炸弹还装了诱饵装置,一般人乱碰一样会炸,突击组和渗透组另外选择了阵位,如果目标出现而狙击手和机枪手又打不到的情况下,他们会强攻进行肉体消灭.

这个军营被包围了,被我们12个人包围了,从昨天下午开始,我就在数他们的人数,一共80多人,衣衫褴褛,大多数人很瘦,赤着脚,抗着AK47步
枪,他们毫不知道,300米外的丛林里,有一双冷冷的眼睛在监视他们,我们已经两天没睡了,想早点结束,然后回去,美美睡一觉,时间不等人,时间拖得越
久,我们回去就要越赶,早上,太阳爬出地平线,天有点阴,没多久就下起了雨,林区的雨来的快,来得猛,但去得也快,太阳重新出来,光线很好.

我们趴在阵位上已经10几个小时了,该死的目标还没有露面,大雨过后,估计他们的房间防水功能不咋的,开始有人拿被子什么的出来晒,吵吵嚷嚷的,几乎所有人都出来了,如果有炮兵,这可是个一网打尽的好机会.

目标终于露面了,我心里暗暗高兴,在单兵电台里简单的汇报:目标出洞,在正屋,目标也在大声嚷嚷什么,估计是赶他们回去干活,队长简单的说了句:
行动!我的枪就响了,300多米,这个距离我可以把一只麻雀从树枝上打下来,目标被子弹强大的冲击里打转了个身,背朝上趴在了地上,后背是子弹穿出后的一
个大血口,目标抽搐两下不动了,"目标终结"我简单的再次汇报.

炸弹也响起了,他们大多数惊慌失措,象没头苍蝇一样到处乱窜,在炸弹旁边的被整个的抛上10几米摔了下来就不再动弹,我们用了燃烧弹和炸药混合,
不一会就燃起冲天大火,我在瞄准镜里冷冷的看着这一切,搜索着有可能会对我们造成威胁的目标,混乱,一团混乱,他们根本不知道发生了什么,几个大胆的拿着
枪漫无目的的乱射,大多数人已经惊恐万分,我们看着他们,谁都没开枪,目的已经达到了,没必要冒暴露的危险多杀几个,队长评估完作战效果之后,整个营地都
被破坏了,效果不错,队长下令撤退,我们重新集结,狙击手殿后全程掩护大部队撤离.

任务完成得很好,两个目的都达到了,剩下的就是向指挥部报告情况,然后等直升机,我们在预定的时间到达指定位置,上了直升机,我们面无表情的看着
下面的山.合上疲惫的眼睛眯觉~
目标被击中的一瞬间他在想什么?我忽然想起这个问题,刚才混乱的场面在我的脑子里一回有一回的重房,一个16,7岁的孩子恐惧的眼神在我的瞄准镜里看得清
清楚楚,这是战争么?我没有得胜的喜悦,他们衣衫褴褛,赤脚的形象跟我在电影里看到的毒枭大象径庭,复杂的心情,我在直升机上睡着了.

我只是个士兵,我永远要忠于我的祖国,永远要听从上级的命令,这是教官以前对我们所说的,我想,慢慢的我会理解的

在亲手结束每一个鲜活的生命时,你会不会感到莫名的恐惧?会不会有后怕
会~但是我是名士兵,我的责任就是完成上级下达的任务,掩护队友的安全,在任务中,我不会搀杂任何个人感情,他们在我的眼里,只是个"目标"就象731部
队中的"马路达"虽然比喻得不好,但这是事实.
我们也有不打的"目标"老人,女人,孩子,这些目标虽然在上级眼里同样是目标,但是我们会尽量的避免这些目标,如果有必要,我们会推迟行动时间.
从部队出来后,我也时常想起以前的任务,总之,感觉很复杂

单兵拉练

执行了几次类似的任务后,部队又要进行长途拉练了,这次是去秦岭,一个传说有野人的地方,在训练营的时候,我们也去过,不过那时侯只是在浅山(相
对而言)转转,没有深入内部,这次主要是狙击手的单兵长途拉练,也就是说,没有队友,只有一个人,在规定的时间内到达指定目的地.

我们来到军区,乘直升机到达前哨,简单的介绍了安全事项后,休息,明天一早,直升机会把我们都扔到200公里外的深山里,没有人烟的地方.

晚上,直升机不断的起飞降落,那是投送其他特种兵的,狙击手明天才会出发,我们要在指定的地点狙杀模拟"目标"然后还要躲过其他特种小队的搜索,
如果被抓住,就算任务失败,趁着还有时间,我再次检查了我的装备,这是我的习惯,装备检查多几次并不麻烦,野战刀,开山刀,医药盒,棉线,针,鱼钩,鱼
丝,细铜丝,发烟弹,绳索,镁条,不湿火柴,牛油蜡烛,水壶,背囊,备用袜子,压缩干粮,雨衣,伪装网,指北针,手表,画图笔,我仔细的检查了所有装备,
将该加固的地方加固,为期一个月,谁知道回发生什么事情.

第二天一早,门口吹起了哨子,"狙击手!集合!!该你们了~"我们集合完毕,每人发了一支85,一支54手枪,把信号枪,地图,带队的是个少校,
他问,大家还有问题吗?我说:报告,能否不带手枪,给我个水壶.少校准许了,其他的狙击手也纷纷要求撤掉手枪,这可不是开玩笑,远路无轻担,手枪对我来说
没什么用处,我宁肯多带个水壶,长途拉练是个望山跑死马的活,所有的装备加上来快35公斤,虽然地图上只有100多公里,但是要算上迂回,爬山,100还
要乘上好几倍!

飞了半个多小时后,直升机开始丢人了,每隔10分钟放一个下去,我不知道会在哪里把我放下来,直到下飞机前,少校才会把我们目标的坐标告诉我们,
该我了,少校大声喊"猎鹰~!!速降!!"河马的声音太大,面对面都要喊才听得见,我站起来,旁边的战友,拍拍我的背鼓励我,我熟练的从直升机降到地面,
隐蔽到丛林中,开始在地图找我所在的位置。

地面是软的,原始丛林的地面上堆积着厚厚的树叶,上面的是刚落下的,下面的却已经腐烂成泥,散发着令人作呕的腐臭,很快,我用指北针找到了我的方
位,我在地图上标出了目标方位,运气不错,离我只有70多公里,不过中间隔有一座湖,旁边还有沼泽,看来要绕道,这样算算差不多会有200公里的路,我还
要预备7天左右的找寻目标狙杀时间,还有2天的逃命时间,算算还有21天可以用,对于我来说,时间足够了,运气好的话,我还可以碰上个同路的,一个人总比
两个人无聊得多.

时间充足,我先用开山刀和野战刀砍下些树枝,做了把弓和一些箭,虽然我有枪,但是不能轻易使用,因为如果打不中猎物,枪声会把方圆十里内的动物都
吓走,那么我可能就要饿上一整天,何况,我能打的猎物大多都不是大家伙,用枪太浪费了,陷阱和弓就可以应付了,压缩干粮只是3天的量,两个水壶的水可以够
我用3天,万不得已轻易不能用,信号枪我把他放在背囊底,我可不想用它,对东西进行了分配后,我出发了,朝第一个目的地进发,路上顺手抓了条好奇的蛇,今
天的伙食看来不错.

下午6点,我到达第一个宿营地,地图很精确,几乎没费劲就找到了水源,采了些蘑菇就着蛇煮了碗汤,剩下的蛇肉我在火上烤成肉干,可以保存1个星
期,走路无聊的时候也可以拿来做零嘴,我再次检视了我的方位和地图,天还早,那么早睡不着,我用头盔做了个陷阱,不一会就抓到了好几只倒霉的老鼠,我将它
们也弄成肉干,晚上10点,我爬上大树,找了个树叉睡觉,我开始怀念我的硬板床.夜空里传来阵阵风声,有时候还夹杂着野兽的吼声和惨叫,这是掠食动物在捕
猎,我可不想成为他们的猎物

凌晨4点起床,我找了个地方蹲下来,准备好弓箭,这时候是动物喝水的时候,昨天我在水源附近发现了很多脚印,今天运气好的话,可以准备点粮食,等
了一个多小时,就来了个黄獍,鹿的一种,比山羊还略小些,运气不错,它很小心,一步一望,随时准备逃走的样子,原始丛林生存不易,几乎任何时候它都要保持
警惕,虽然它很小心,用鼻子在空气中嗅着,但是它没发现我,风向我是计算过的,它在上风口,根本不会闻到我的气味,它终于下定决心喝水了,先快速的喝了两
口,立即又抬头四处张望,还不是时候,等它完全放心我再射击,那时候命中的概率更高,我离它大约20多米,弓虽然可以射到,但是不要低估了野兽的反应能
力,或许箭还没飞到它面前它就已经逃之夭夭了,况且,它现在是正对着我,目标不大,它终于放心的大口大口的喝水了,看来它很渴。

机会来了,我慢慢的直起身,拉开弓,忽然,离我不到10米的地方,窜出个东西,动作快得我都看不清楚,本能的,我将弓转了过去,这是只豹,动作敏
捷优美,在空中划过一道弧线,黄獍反应过来的时候已经迟了,豹一掌将它打翻,一不可思议的速度咬住了它的喉咙,黄獍哀鸣几下就不动了,豹松开口,添添嘴上
的血,左右看看,它看到了我,离我只有20米的距离我们对峙着,我悄悄的将野战刀握在手上,眼睛一直盯着它,它也盯着我,我的脑子快速的转动,这个距离
上,豹可以很快的冲过来,而我并没有把握用弓射到它,我要等它扑过来的一瞬间,用野战刀刺穿它的肚皮,这是野兽最柔软的地方,如果不成功,估计我也会变成
它的美餐,就这样,我们对峙了10多分钟。

我冷冷的盯着它的一举一动,它开始也用戒备的目光盯着我,而且还不时的龇牙威胁我,我一动不动,野兽一般不会攻击人类,人对他们来说是个未知物
种,除非它很饿,或者我去抢它的猎物,现在它刚刚猎杀成功,我不轻举妄动,它是不会主动进攻我的,慢慢的,豹的戒备的眼神变成了迷茫,迷茫变成了好奇,或
许它在想,我是个什么东西,怎么从来没见过?好奇变成了无趣,它对我丧失了兴趣,带着它的战利品走进了丛林.

我的美餐就在瞬间易主,它是什么时候埋伏在那里的??我怎么没发现,或许它比我更早的在那里等待了,我开始庆幸,刚才我埋伏的时候轻手轻脚,要不
然,变成美餐的也许是我,两个猎手,相距不到10米,看上了同一个目标,这或许也是个有趣的事情,今天我不再无聊了,我可以用一整天的时间来想这个有趣的
问题.收拾好东西,环境打扫好,我踏上了下一个目的地.

今天的目标是走20公里,沿途我一边想豹的事情一边默数脚步,我的跨步每步大约是60厘米,野战环境下,就靠脚步和指北针来计算和修正距离,每2
个小时休息10分钟,顺便检查装备,负重行军体力消耗很大,所以,我要匀速前进,不能走太快,而且,还要根据坡度等环境情况来调整身体重心,路上,我砍了
几支长直的树枝,原来的箭不行,只是很简单的将前面削尖用火烧了一下,箭羽也是简单的树叶,没有找到好的箭头材料,弓也只是单弓,弹性不好,弓弦是用铜丝
绞的,铜丝还有更重要的作用,还要找更好的弦料,一路上,不断的吃些肉干补充体力,每次一点点,不能让肚子饿着,否则,体力很快就会耗竭,水没问题,丛林
里可以喝的水很多,只要你会找,渴是渴不着的,现在重要的问题是盐份不足,如果不补充盐份,3天后我就会感觉体乏,头晕,路上还拣了几块燧石.

下午3点,我走到个丛林开阔地,这里是丛林中的广场,丛林里寸草不生,这里的草很高,旁边和树林交界的地方还有灌木,有一条小河蜿蜒穿过,好地
方,今天我要补充多些食物了,运气真的很好,我竟然发现有桑树,虽然长的不大,但是用来做弓可是好材料,我选择了几根比较好的树枝砍下来,来到河边的拐
角,我的盐份也有着落了,我把备用袜子用刀切开,作成个兜,在河边网浮游生物和植物,别小看这些东西,丛林里富含盐份的地方要么是矿盐,要么就是这些小东
西,那边,我把裤子脱下来,做了个拦堰,网住从上游下来的小鱼小虾,很快,我就弄了一头盔的浮游生物,裤子暂时不用理它,我生火将浮游生物用头盔炒干,这
些就是我今后的盐了,而且,还可以拿来做汤,到河边洗了个澡,将裤子提上来,收入不错,抓到了7条鱼,虽然不大,但是也够我吃两天了,现在我的时间充足,
今天就走到这吧.

我要准备足够的食物,在狙杀目标前的至少3天,我会碰到对方的巡逻队,那时侯,我不能生火,我可不想饿上那么些时候,吃了晚饭后,将鱼烤成鱼干保
存,我重新做了个复合弓,这个好多了,用燧石打制了几个箭头和一个梭镖头,现在,我的武器升级了,不过还缺好的箭羽和弓弦,箭羽最好是用鸟羽毛,不过现在
我还没抓到过鸟,暂时还是用树叶代替.

第三天,线路非常好走,顺着山脉就行了,体力消耗也不大,路上碰到了些好奇的猴子,唧唧喳喳的从我头上跑来跑去,呵呵~~看来我有水果吃了,我拣
起树下它们跌落的果子砸他们,猴子不甘示弱,纷纷向我投弹,差点没把我的头给打肿了,果子不太好吃,有点苦涩,不过他可以补充维生素,一个人长途行军是很
无聊的事情,所以,要会自己找乐子!

傍晚,我已经超额走完今天的路程,要找宿营地了,山脉不能一直走下去,在走我就走到北京去了,上山容易下山难,费了很大牛鼻子劲才下了一半,下面
是陡坡,我找棵树用绳索打了个绳节,绑上两个石头扔下去,没有石头的重力,绳子很难扔到下面,灌木和树枝会挡住绳子,到时候又要费很大劲才能把绳子收回
来,石头带着绳子坠下去.

忽然听到下面有个愤怒的声音:哪个部分的,不要乱扔东西!!呵呵~~看来碰到其他侦察兵了,我回答,单兵拉练的,你哪部分的??他回答:军区特勤
大队的,你下来吧!
我下来一看,一共有5个人,看来是渗透训练,武器是95式突击步枪,狙击手是88式,特勤大队总是能先装备新式武器,不过我奇怪的是,有一个带着相机,还
有一个女兵!我听说军区组建女子侦察连,不过从来没见过女子侦察兵,而且还是夹杂在特勤队里~!!

特勤大队是昨天晚上下来的,今天走了一天,很凑巧,选择的线路有部分和我一样,领队的是个上尉,他们叫他高连,是个连长,带相机的是军区的随军记
者,来拍特勤大队训练素材的,女兵是新组建的女子侦察连的新兵,跟着来感受生活,前方还有两个前锋侦察,他们预定是晚上8点宿营,于是我又跟着走了一段.

高连是个孔武有力的人,1米7,8左右,眼神很威严,看来是个带兵的老手,大家行军都不怎么说话,这是规矩,在丛林里,交流是用手语进行的,轻易
不会讲话,随军记者带着近视眼镜,一路上嘟嘟囔囔,一下是路不好走,一下是负重太重,一下是累了,高连看来是忍了很久了,他忽然大声吼了一声:你
-他- -妈- 的-要享受就拉信号弹给老子滚回去,再说话老子毙了你!!!

我们毫不理会,机关兵就这鸟样,平时吹牛可以,真正拉出来练练就鸟毛都不是.记者不敢说话了,低着头继续走路,气喘的跟狗一样!女兵一声不响,军
装穿在她身上不怎么合身,不过隐约看出身材还蛮好的,她很累,但是她努力的跟上大队的步伐,气喘吁吁,我跟着她的后面,有些不忍,她们教官没教过行军的呼
吸要领吗?我小声的提醒她:战友,不要大喘气,深呼吸,慢慢来,别着急.过了一会,她没那么喘了,回过头感激的看了我一眼,眼睛亮晶晶忽闪忽闪的,脸不是
很美,不过很耐看.

前锋侦察已经选好了宿营地,是个林中小空地,大家散开做各自的事情,高连和他的狙击手在研究地图,两个侦察兵出去营地巡查,其他的各做各的事情,
女兵暂时没事情可做,想看高连怎么研究地图,不过又有点怕,远远的站着,记者同志已经累成一滩烂泥,高连研究了一下,叫我:狙击手,过来看看,我走过去,
高连问我,狙击手,你叫什么??猎鹰,我回答,帮我看一下,明天我们怎么走好些?
我看了看他们的地图,果真是渗透作战训练,目标离这里还有50多里路,如果快的话,明天傍晚之前就可以赶到了,目标是个小山谷,有几条线路可以到达那里,
我建议他走最近的线路,他摇摇头,三个研究了半天,意见不太统一,高连的意思是进行远程狙杀目标,渗透进去拿文件,狙击手的意见是靠近狙杀,山谷四周可以
选择的狙击阵位在地图上看,在85式是足够的了,不过88式狙击步枪射程只是适合狙击600米内的目标,太远命中精度就大打折扣,低近的话狙击手的安全就
有威胁。

女兵还远远站着,她不知道该干什么,有点不知所措,其他的人各干各的事情,没人搭理她,我有些不忍心,招手叫她:战友,你过来,她看看高连,高连有些不耐烦的说:过来吧

最后的决定是走最近的线路,然后进行渗透行动
晚上大家随便聊聊,记者同志已经鼾声大起,高连鄙夷的看着他,嘴里骂了句:妈 的,猪!!
女兵离我们远些地方做好了她的床,但是她不敢睡,怯怯的看着我们,似乎在等什么指示,我们东扯西扯,女兵看来很委屈,自己轻轻的哼歌,声音蛮好听的,我悄
悄的问高连:女兵是女子侦察连的?高连哼了一声:是啊,NND现在是特勤大队每个训练组带一个训练,真是累赘!!好好的文工团她不呆,来做什么侦察兵,这
是她干的了的吗??我笑笑,女子侦察连我也听说过,好象都是些军官的女儿之类的,混个几年转地方或者提干,部队里就这样重男轻女,侦察兵不是个好差使,所
谓的女子侦察连,在我们看来不过是普通的野战部队,她们都是有关系的,反正在侦察连里镀镀金,对她们将来有好处!

早晨,我们就要分手了,我还有一大截路要走,高连对我说:猎鹰,缺什么我们有的尽管拿,这是部队不成文的规矩,单兵拉练碰到集体拉练的时候,我可
以要些补给,毕竟他们人多,一人剩一口就够我用一天了,食物我不缺,不过我现在决定开个玩笑:我缺个做伴的,能把女兵给我么??高连哈哈大笑:小子,给你
你也不敢吃,知道是谁的女儿么,军区副司令的,你不怕被毙了就拿去吧,女兵脸红红的,转过身不敢看我们,我笑了笑:开玩笑的,累赘你们带吧,我现在缺铜
丝,和硫磺粉,给点吧,其他的就不用了,女兵给了我一根铜丝,然后想想,又打开医药盒,拿出些药品,说:带着吧,你一个人,或许用得着,然后,我跟高连告
别,大家各自朝自己的目标走去!

走到第10天,下雨了,这几天我的装备大大的升级了,昨晚上在宿营地附近的水源抓了只可怜的水鸟,现在它的羽毛正在我的箭上扮演箭羽的角色,我找
了个山洞躲避大雨,大雨下了两天,这两天我无所事事,难得有休息的时间,食物充足,路程也在我控制之中,只要不下三四天雨,我有足够把握在规定时间完成任
务.

趁着两天时间,我充分休息,每天能睡上8个小时,剩下的时间就是整理食物,重新将它们烤干,将腐烂的处理掉,用望远镜观察附近,洞里有条蟒蛇,它
对我没多大兴趣,每天都忽忽大睡,我也不搭理它,我和它就这样和平共处,无聊的日子有个伴总是好的,我在周围撒了硫磺粉,轻易它是不会越界的,它也对我的
入侵抱着无可至否的态度.

两天过后,雨放停了,原来死气沉沉的森林充满了活力,动物们猫了两天,都出来晒晒太阳,松松筋骨,森林里从新出现了各种各样的声音,小醉(我给蟒
蛇起的名字)打了个大呵欠,嘴张得可以把我的头都包下,当我隐型一样从我身边游了出去,我收拾好东西,将硫磺粉掩埋好,留下几块肉,借宿两天,应该给小醉
些房钱.

第13天我走完了预计的路程,不过出现个问题,指北针方向失灵了,也就是说,附近有铬铁矿之类的磁场干扰,这个没什么,晚上我利用星座找到了正确
的方位,宿营地我选在半山,山下是个空地,傍晚我用望远镜观察了空地的情况后,决定另外选择宿营地,我暗暗高兴,不出意外的话,我将有猪肉吃了,这些天除
了老鼠就是鱼,惟独吃过一只鸟,味道还不怎么样.

我仔细的搜索了空地,这里生长着野芋头,我是不能吃,不过野猪喜欢这种块茎,从地被翻过的痕迹看,它们最近都来这里饱餐,我搜索了附近丛林,找到
了它们的脚印,恩~~不错,是个猪群,大概有8只,体重最大的不超过150斤,这我不用担心了,公猪没有200斤以上体重是不会有獠牙的,猪群里有小猪,
看来是个家族.

现在我要考虑怎么弄猪肉,用落地陷阱不太现实,这里不好挖,况且我一个人,体能消耗太大,用重力陷阱的话,找不到足够大的石头,弹力陷阱看来比较
合适,只需要两棵有足够弹力的树枝就可以了,我决定使用弹力陷阱,做了一半,我改变主义了,从现有的情报看,这群猪没有足够杀伤力的作战猪,何必费那么大
劲,用最简单的办法就好了,就是狙击,我把前面的燧石梭镖头绑到个直木上,做成个长梭镖,另外还做了两个短标,削掉个弹头,将火药整理好,将个信号弹也拆
了,放到了信号枪里.

晚上我没有生火,烟味会把猪群吓跑的,我选择了棵树,就在它们必经之路的旁边,猪群的线路是固定的,除非是出现特殊情况,晚上睡了一会.

大概在凌晨4:30分左右,丛林传来絮絮梭梭的声音,来了,我将梭镖握在手里,将信号枪的袋子打开,猪群咕咕哝哝的走过来,丝毫没有发觉它们的前
上方有个猎杀者,领头的是个公猪,不大,跟家猪相比瘦很多,一共有7头猪,排成纵队,看来还蛮有组织纪律的,后面殿后的是只半大的公猪,大概有60多斤,
夹杂着母猪和猪崽,猎杀猪群不能杀前面的,野猪的智力不高,但蛮力不小,受惊后会直朝前冲,不出意外的话,我会被乱蹄踩死,我等纵队走过,最后一只到了我
的下面,我举起梭镖,径直跳下去,狠狠的将梭镖插下去,梭镖从猪背穿过去,前胸穿出来,将它钉到了地上,它吱吱的惨叫,动物的生命力比人的顽强,一时还不
会死,我立即拔出信号枪,朝天放了一枪,我改过子弹,声音很大,还有浓烟冒出来,猪群惊慌失措,一窝蜂朝前没命的奔去,看来我搅了他们今天的美餐,今后的
日子它们都不会来这个地方了,不过我的目的达到了,丛林里的食堂很多,它们不用多久就能找到个新的食堂.

生火,将猪开膛,内脏是不要的,我将好的肉都剔下来,烤干,另外生堆火,将脂肪炼成油,装满了一水壶,腿骨也不能浪费,用开山刀砍开,里面的骨髓
能补充很多能量,然后烤干骨头,做成箭头或梭镖头,有一节用来做个蜡烛筒,这几天火柴消耗太大了,因为下雨,野战刀的火镰打出的火星引燃不了潮湿的柴草,
我需要个蜡烛,而猪油是很好的燃料.

剩下的我必须将这头猪尽快处理完,一是带着它走路的话太重,说不定还会引来其他的掠食动物,二是如果白天处理的话,没多久丛林蚂蚁和其他小昆虫会
一窝蜂来跟我抢东西,直到10点多,我终于将它处理干净了,吃了个不错的早餐,猪脑汤,肉,骨髓~我的体力恢复很快,内脏那里,已经聚集了很多丛林蚂蚁,
在疯狂的搬运这顿大餐,猪皮我也处理好了,这是不错的绳索材料,小心的把筋剔出来,烤干,然后铰成绳索,我有了一根很好的弓弦了,整理好环境后,我将不用
不着的东西奉献给其他生物,丛林就是这样,只拿你用得着的,不要太贪心,大自然不会浪费资源,剩下的东西有人会处理,算算我已经走了大半路程了,食物也足
够,看来我可以早点到达了,整理好背囊,检查无误后,继续前进.

第15天,几天都没有什么事情发生,我继续朝着目标坚定的前进着,除了前天不小心从个陡坡滑下来,搽伤了些皮以外.

下午,我在山腰上用望远镜搜索前进路线的时候,发现了有片树林与众不同,其他的树林都是绿色的,这片树林却是黑的,而且附近死气沉沉,我检查了一
下地图和地形,没错,我的位置没错,这片树林是瘴树林,里面可能有毒气,而且,还有山蚂蝗,一种很可怕的东西,平常,它们靠吸食树汁为生,如果有生物经
过,它们会象弹子一样弹到身上,将血吸干,所以,这片树林营养不良,呈现黑色,是不是要修正行军线路呢,我思考着,树林不是大,但是我今天的宿营地选在树
林的后面,绕道的话太远了,直穿过去吧,来到树林附近,我检索了一下装备,将雨衣穿上,做了几个火把,有火和烟,山蚂蝗就没那么肆无忌惮,还可以驱除毒
素,现在还有一个问题,瘴树林是在森林阳光很少照射到的地方才会有,它们自己的树叶不断的腐烂,有可能会释放出甲烷,和其他毒素,甲烷跟空气混合可以爆
炸,我只是穿过,没想把它给烧了,况且,随便点火进去的话,我也会一起被烧成灰,我拿出支箭,绑上些鸟羽毛,涂上猪油点燃,射了进去,没反应,看来没有什
么大不了的,我将雨衣批头批上,检查了一下,手上的手套和袖子扎好了,裤腿也扎进了野战靴,全身没有裸露的地方,面部蒙了面罩,除了眼睛要看路外,没有裸
露的地方,我拿出一片奎宁和解毒药,含在舌头下,点燃火把,正正背囊,走进树林,我用火把在前面开路,在这种树林里,跑动只会吸入更多的毒素,况且,我根
本不知道这里有什么毒素,所以尽量的少呼吸,山蚂蝗劈劈啪啪的打在我的雨衣上,我毫不理会,小样的,你们要能把我雨衣撕破了我才佩服你呢,山蚂蝗锲而不舍
的朝我弹来,又掉到地上,只有少数能爬在我的雨衣上,徒劳的找可以吸血的地方,等下我在收拾你们.

大约走了大半个小时,我才走出了树林,马上找开阔地生火,我将雨衣小心的脱下来,将上面的山蚂蝗抖到火里,心里想,小样的,治不了你俺还叫兽医
~~!然后仔细的检查了背囊和其他装备,我可不想带着只恶心的山蚂蝗一起赶路,连衣服的褶皱都没放过,检查无误,我把火堆熄灭,向预定的宿营地走去.

晚上依然是无聊,检查装备,加工食物,今天我不想爬上树睡觉了,太难受了,况且,我拣有足够的柴火,只要有火,野兽不敢靠近,在营地周围我撒了硫
磺粉,蛇和蚂蚁不会来打搅我,惟独就是可恶的蚊子,被我们称为丛林轰炸机,象个苍蝇那么大块头,一群群的嗡嗡的杀过来,NND,我在四周点了几个小火堆,
撒上艾草做蚊香,丛林轰炸机立马就嗡嗡的转头杀向另一个地方,有点体乏,头晕,可能是刚才过瘴树林的时候吸了毒气,我吃了片解毒药,现在我需要休息,以恢
复体力,我加了几块大柴火,枕着头盔睡了.

不知道睡了多久,我忽然惊醒了,我竟然睡得那么沉,一点警觉都没有,火堆也快熄灭了,我恢复得不错,伸了个懒腰,想,要是有人摸哨或者野兽袭击的
话,我已经跟阎罗王喝茶去了,加了柴火,四周仍然是黑漆漆的,看了一下表,凌晨3:42分,睡不着了,我四下检查了一下,拿出地图,听着丛林交响曲研究地
图,忽然我听到有阵树林抖动的声音,我立即抓起开山刀向声音方向看过去,树上有两个绿油油的眼睛,开始看不真切,眼睛适应了黑暗之后,我看到只野猫,它站
在树上,两个大眼珠子瞪着我,比家猫大,大概有7,8斤的样子,我看看它,没什么威胁,没在理会它,它也没走,就这样它好奇的看了我半个多小时,地图其实
我已经牢牢记住了,不过,多研究研究没有坏处,至少可以打发无聊的时间,这个习惯一直保持到现在,我无聊的时候会拿着报纸和书,看一遍又一遍.

野猫忽然"喵~~"的一声溜了,跑得还蛮快的,身手敏捷,等我再抬头的时候,它已经跑出800里外了,我笑了笑~~等我将来有钱了,也弄一只做宠
物,等等~~它为什么跑那么快??难道有其他的掠食动物在附近把它吓跑了??虽然我的火堆很旺,小心驶得万年船,我打开野战刀的带子,将枪拿在手上搜索附
近. 妈
的~~我心里骂了一句,离我不到30米的地方,原来我的身后,有四只绿眼睛,狼!!竟然已经潜伏到离我那么近我一点都没发觉,要不是野猫,说不定我已经挂
了,狼是丛林里最可怕的动物,它有极强的耐力和狡猾的智力,任何生物都躲不过狼群的攻击,现在我只看到两只,不知道还有多少埋伏在附近,我小心的搜索四
周,现在,火是我的保护神,火堆不灭,狼是不敢来的,没看到有其他的狼,看来只有两只,或许是刚出道的两兄弟,或许是夫妻。

天亮了,两只狼还在原来的地方一动不动,冷冷的看着我,我没理会他们,慢慢收拾好东西,周围没有它们的战友,只是两只,跟我想象中的狼不太一样,
只比土狗大不了多少,一只是公的,象只半大的狼狗一样,眼睛冷冰冰的,似乎没有生气,另一直象土狗一样大,是只母的,瘦不拉叽,估计伙食不是很好,看来是
两夫妻,我扔下点肉贿赂它们,人家盯了我那么久,辛苦费也给点吧,反正我的肉还很多.
两个狼没有跟上我,也没有吃我扔下的肉,我不理会他们,背上东西走了。

中午我休息的时候,忽然发现,两个家伙又跟上我了,它们跟踪我那么久我竟然都没有觉察!该死的,难道它们看上我这100多斤了??冷静,教官教
过,一旦被狼盯上,千万不要有过激动作,不要奔跑,要时不时回头看它们,他们就不会轻举妄动,万一要是狼从背后扑过来,千万不要回头,如果回头狼会立即咬
住我的脖子,要顺势一个背摔将它摔过去,然后用开山刀或野战刀对付它,一般情况下,南方的丛林狼个头不会很大,只要不慌张,完全可以对付得了,如果身上有
肉的话,扔点给它们,狼群有时候会为了争食而打架,可以拖延不少时间.

我拿出几块肉干,放在路边,回头看着它们,它们也这么看着我,6只眼睛冷冷的互相打量,我慢慢的走开,不时的回头看看它们,它们在闻我扔下的肉,
不一会就吃了,然后又跟了上来,我知道,我安全了,如果吃了我扔下的肉,那么它们就不会吃我,它们会跟着我讨吃的,至少是在我的肉耗尽前是这样.

两个家伙就这么离我不远不近的跟着,傍晚时分,我用弓射到个傻呼呼的黄獍,它正在看日落,竟然没发现我潜伏到了它不远的地方,本来不想打搅它的闲
暇时间,但是我身后跟着两个定时炸弹,多点肉总是好的,我把黄獍的内脏和大部分的肉扔在我的宿营地外边点的地方,只留了四肢的肉,我开始好奇这两个家伙,
看看他们到底想干什么,两个家伙狐疑的围着肉闻了又闻,还不时看看我,我当它们不存在,做着自己的事情,用余光看着它们,越不搭理它们它们就越不会袭击
我,动物跟我们一样,会评估作战风险,错了,应该是我们跟动物一样.

两个家伙开始吃肉了,并不打架,还满足的发出胡噜声,吃完了,他们象没事一样在我的营地周围散步,甚至跑进我的营地里,离我不到10米的地方看我,眼神也不再是冷冷的,而是好奇,不时打个大呵欠和伸伸懒腰,让我想起以前我家养的小狗黄黄。

我开始喜欢这两个家伙了,给他们起了名字,男的叫颗粒,女的叫JILL,JILL是生化危机里的女主角,我看过这个游戏的介绍,JILL真漂亮,这个小母狼长得很不错,看来找了个好老公,毛皮发亮,颗粒就差多了,毛脏兮兮的,还有伤疤,给它叫颗粒是希望它能成长为棵大树.

做完该做的事情,我扔了几块大柴进火堆,找了个大树睡觉去了,我可不想成为颗粒长成大树的肥料,颗粒和JILL也离我营地不远的地方躺下了,还不时打打饱嗝.

颗粒和JILL一直跟着我,慢慢的我们成为了朋友,这个朋友是有代价的,就是我存下的肉越来越少,这几天没能打到什么大东西,晚上想抓老鼠,颗粒
和JILL在附近,老鼠都不敢冒头,就靠着存下的肉支撑我们三个的伙食,它们好像很享受这样的生活,离我也越来越近,有几次我甚至差不多伸手就可以摸到
JILL的头,扔肉给它们的时候,总是JILL先吃,颗粒有时也跟她抢,但每次都是JILL“获胜”,看来颗粒很爱它的妻子,我知道,用不了多久我们就要
分手了,我终究会走出它们的领地.

第20天,我离目的地还有5公里的路了,看来我可以早点到达,不过现在的问题是,横在我面前的是片沼泽,不是很宽,目测了一下有1.5公里宽,我
检视地图,目标就在沼泽后面,翻过山就到了,颗粒和JILL上午就跟我分手了,它们去过它们该过的日子,我也要去寻找我的目标了,临分别的时候它们似乎很
舍不得,呜呜的象哭一样,好像想挽留我,我们终究不是战友,颗粒,JILL,祝你们好运!我会想你们的,颗粒希望你能长成棵大树,为你的妻儿遮风挡雨,
JILL,祝你越长越美丽,再见!

过沼泽地费了很大功夫,先编了个大草拖,以减小压强,不过我的技术不怎么样,草拖没多久就散成草堆,中途还陷进了个泥洼里,这时候搜索的直升机正
好从我头顶飞过,它又折了回来,我知道,它是等我拉信号弹,我们对搜索直升机又爱又恨,如果坚持不了,直升机会把我们吊回去,但是直升机经常在丛林上飞来
飞去,会把很多动物吓跑,让我们饿肚子,直升机在我附近盘旋,我只要一拉信号弹它就会放下绳索,把我吊走,我就会被判定为阵亡或俘虏,这我可不想,我在泥
洼里扒拉了半天,总算爬出来了,气喘如牛,直升机看来有点失望,转头飞走了。

带着一身臭泥我爬到了岸边,现在我要检查我的装备,肉已经不多了,省着吃可以用4-5天,压缩干粮我一直没用,还够用三天,我把没用完的猪油倒
掉,重新装了壶水,放了些净化剂,身上的臭泥要处理干净,在丛林里,我会很显眼,说不定我还没看到目标就会被巡逻队给逮着,用水把身上和背囊的泥洗干净
后,我批上了伪装网。

接下来的几天是搜索目标的时间,简报没有确切的坐标,只给了个大概的方位,我盘算了一下,地图坐标就在这山后,根据地形,能扎营的地方也就几个,
我选择个搜索线路,开始翻山,晚上8点检查了第一个待测目标,没有什么发现,这里已经离目标很近了,我在山道上发现了巡逻队的脚印,有巡逻队的话,这附近
肯定有军营,巡逻队巡逻时间不会超过3天,现在问题简单了,只要跟巡逻队的脚印走,再躲避巡逻队就可以了。

路上躲避了两队巡逻队,从武器上看,装备了95突,特勤大队!!看来碰到了硬骨头,我要更小心,侦察兵很了解侦察兵,我留下的任何一点痕迹都可能
出卖我,然后被他们逮着,被逮着可不是个好玩的事,上次拉练,一个战友被逮了,结果被特勤大队海扁一顿,住了大半个月的院,他们可不当我是战友,被抓到我
们就是俘虏。

第21天下午我看到了目标,是个临时营地,有3,4个足球场那么大,从停放的车辆来看,至少是个营以上的指挥所,我在离目标2公里多的山上用望远
镜勘察,标出他们的所有地形地物,数了数他们的人员,有100多人,还有大概一个排的女子侦察兵,特勤大队看来带的累赘不小啊!周围空旷地插着几个牌子,
“雷区”当然,那里不会真有地雷,象这类拉练演习,这些地方按规定我是不能通过的,出入口有塔哨,我的“目标”也找到了,一个假人,穿着军装,孤零零的扔
在营地中央的空地上,特勤大队果真是老手,这样一来,我只有从山上狙击目标,而且,距离有被他们精心算过,我能选择的阵位不多,要么在1000米外的山
上,要么就低近400米之内,中间的空地是不能选择的,只要一开枪,特勤大队的人就蜂拥而至,将我生吞活剥!我盘算着,如果在1000米外开枪,命中精度
不高,况且,附近还有他们的巡逻队,三枪没有命中我就算是失败,85的射程虽然有1500米,但是表尺射程只有1200米,在这个距离上,命中精度是很底
的。

耐心是种美德,我弄了个隐蔽所,在山上观察了2天,这两天有4队巡逻队出发或回营,其中有一队就从我身边不到2米的地方通过,我的伪装非常好,哪怕有人就站在我的身边都不会发现!

晚上,“目标”会被拿回东北角的营房,巡逻队每4小时出来一拨,搜索附近,远程巡逻自从上次差点踩到我的那队回去后,就没有出来过,看来他们有些
松懈了,他们不会知道我就在附近,演习时,他们只知道有可能会是目标,但他们不知道我会不会来,什么时候来,进攻永远掌握着主动权,再严密的防守都会有漏
洞,这要靠我去发现了。

我发现了一条道路,巡逻队每次出来,都会顺着铁丝网,从雷区旁边的小树林绕一圈,然后出发,这是他们的秘密通路,他们如果沿战备路走,会要绕很大
一圈,这条近道将被我利用!今天晚上我要行动了,我拿定主意,远程狙击既然不可行,就钻进去,狙击并不一定要用枪,现在他们最想不到的就是我会渗透到他们
的营地里,然后神不知鬼不觉的干掉目标!

第24天晚上,夜幕降临后,等到他们最后一队巡逻队回营,我顺着他们给我指的道,慢慢的摸了出去,不用的东西我已经伪装好了,弓箭,梭镖等我都隐
蔽好,我要轻装上阵,只到凌晨5点多,我还没到达,一路上有侦察兵设下的陷阱,NND~~我不断的拆陷阱又把他们装上,巡逻队每次巡逻会检查他们设下的陷
阱,如果陷阱动过了,我很可能就会被发现,所以,我还得把陷阱原样装好,这样费了我很多时间,等我快接近营房的时候,天都快亮了,看来又要多潜伏一天了,
我找了个阵位,伪装好,默默等黎明的到来,然后,希望夜幕快点再次降临。
我再次默默的回忆了一遍我的线路,晚上刺杀成功后,原路返回,然后翻过山,拔腿就跑!这样我可以在第28天前到达指定目的地。线路我已经滚瓜烂熟,现在最
重要的是怎么进去怎么出来而不会被发现。

我很耐心,白天我窝在阵位里,不时的补充些体力,既然不动,能量不会消耗得很多,我想,如果进去了,就找些补给,这些天吃得实在是太差了,虽然有
肉,不过味道可没街边烧烤的好,还带着腥位,压缩干粮我们叫它肥皂,吃起来就象啃蜡烛!用鲁智深的话说:老子肚子都淡出鸟了~就算被抓住了,被揍前也要吃
顿吧??

夜幕终于降临了,我算了算时间,现在是7点多,我进去大概用3个小时,我要在12点前出来,虽然这条路我走过,谁知道特勤大队这些家伙会不会重新调整陷阱?我要预备拆陷阱的时间,要是被象个猎物掉在陷阱里,那可就太冤了,目标的营房我已经侦察清楚了.

看来是个战备仓库,我再次盘算了进出线路,开始出发,一切很顺利,在铁丝网碰到些麻烦,铁丝网通了电,我用野战刀削了两个木夹,用铜丝将要剪断的
地方连好,野战刀的刀柄是绝缘的,跟刀鞘配合可以剪断铁丝,爬进铁丝网,我把它重新搭上去,把铜丝收回来,晚上有巡逻兵巡查铁丝网,这么个大口子如果不被
发现可是奇迹!!我可不想等下警报大起,我变成瓮中的王八~~
我在营地里边躲避巡逻兵,只到10点多才靠近了目标,每10分钟有一个巡逻队在营地巡逻,有些地方有暗哨,塔哨上还有两盏探照灯,不过,探照灯大多数时间
是照外边的空地和战备路,也许他们觉得营地有那么多人,够安全的。

目标房间旁边没多远就是女子侦察连的营房,这是野战营房车,妈`的~女兵的待遇比我们好多了,我们野外宿营就是住帐篷,晚上时不时被蚂蚁骚扰,不
知道营房车里有没有空调和淋浴?我想,我从营房车下爬过去,顺便听听她们的卧谈会,虽然她们压底声音,我还是听到了些,好像是关于高连的,看来我有熟人在
这里了,就算是被抓住,高连不会对我怎么样吧,好歹我也帮他出过主意嘛。一队巡逻队走过了,我轻手轻脚的溜到了目标房间,我打算用10分钟时间干完事情,
包括吃点东西,这里是仓库,应该有午餐肉罐头
文章来源: 网络猪贴吧军事吧

9月底了,秋风已经吹起,这是个好时光,丛林里有很多果子都熟了,每次巡山都能吃饱,其他班的战友经常出任务,我们暂时还没有,有一天,山猪小队
回来了,神情不好,之后我们知道了怎么回事,有个战友没回来,袭击完毕后,殿后突击组的蝰蛇牺牲了,据说黑夜里蝰蛇掩护大部队撤退的时候,看到个孩子,只
穿了大短裤,他挥挥手让孩子走开,转身的时候,这个孩子不知道从那里抽出手枪击中了蝰蛇,尸体没能带回来,山猪小队要躲避敌人的追击,不能带着尸体,蝰蛇
就这样永远的长眠在缅甸的丛林里。

之后,部队通知了家属,战友把蝰蛇的遗物整理好交给上头人带给家属,听说部队补偿了18万块钱,告诉家属是训练时候牺牲的,我们很难过,蝰蛇瘦瘦
的,以前我们都爱叫他猴子,他很不服气,说:瘦是瘦,有精肉,然后说,蛇肉都是精肉,我就叫蝰蛇,毒死你们。他出任务前还跑到我的营房里跟我谈文工团,说
看上了个姑娘,退役了就去找她,可是,瞬间就这样阴阳两隔。

10。1我们在沉闷中度过,电视里欢喜的场面跟我们毫无关系,我们失去了一个战友,虽然我们明白,我们这是战争,或许是有牺牲,但是真正降临头上
的时候,我们心情很复杂。蝰蛇的牺牲也对部队造成了震动,我们虽然擅长丛林作战和渗透,但在建筑物和巷战中似乎有些力不从心,部队要改变这个情况。这些都
是风闻,怎么改变是部队的事情,我们只是执行。

10月6号,直升机把我们小队和雷电小队接走了,有任务。

简报室里,一个上尉用幻灯片给我们介绍情况,是个军营,驻扎有200多人,领头的是个原缅甸政府军的军官,代号337,现在云南边境很多毒品和枪
支是经过他手里中转的,这次要消灭他,还要把他的武装一网打尽,焚毁军营,主要目标介绍了,还有几个次要目标,上尉提醒我们,这是个危险的任务,千万别小
看他们的作战能力,我们从不小看任何对手,把敌人想的太笨会显得自己很蠢!

雷电小队擅长攻击作战,而我们蓝狐擅长渗透,大家开会讨论了作战方安,选择了作战武器后,先睡了一觉,准备出发。

晚上9点,我们登上“河马”,“河马”会把我们投送到里目标东面30多公里的地方,然后我们有7天的时间来执行任务,撤出。

速降,找自己的方位,选择路线,一切都轻车熟路,降落后不到10分钟,我们出发了,河马的轰鸣被丛林的虫鸣代替。

从飞机下来的第3天早上,我们就到达了目标附近,在一个河谷边,我们将目标的全部地形都标好,分配好阵位,然后慢慢的出发,我们决定在明天白天行动,很显然,这次是攻击行动,而不是渗透,我们要把所有有抵抗的人都干掉,然后进行爆破,彻底的毁掉这个营地!

渗透和突击小组将在晚上潜进去,占领写有利的阵位,狙击手和机枪手在山上俯瞰,支援他们,我们火力强劲,24人有4挺机枪,4个狙击手,在营地附
近的山上,我们发现了有陷阱,是抓动物用的陷阱,看来他们也要抓动物改善伙食啊,忽然听到前面有人的声音,我们就地隐蔽,是两个“目标”穿着破烂的军服,
叽叽呱呱不知道说什么,抗着AK-47步枪,看来讨论得蛮热烈的,走到我们的包围圈后,两个突击队员干净利落的把他们拿下了。

这是个突发事件,我们谁也没想到要抓俘虏,但是没办法,事发突然,我们隐蔽的不是很好,走近了就会被发现,任务也就没办法执行了,只能抓到他们再
说了,他们很惊恐的看着我们,很瘦小,我们想问出点什么东西,无奈我们听不懂他们说什么,他们也听不懂我们说什么,只是徒劳的说着说着,看来没什么情报可
以利用,两个队长商量了一下,胡狼1号问:怎么处理,雷电说:怎么处理?难道带着?拉走!意思很明显,他们的生命将要完结了,胡狼组带着他们走到了树丛
后,我们毫无表情的看着,他们似乎还不知道将要发生什么,叽叽呱呱的还在说。10分钟后,胡狼回来了,队长问,隐蔽好了么?隐蔽好了,胡狼回答。

傍晚,我们已经低近军营,狙击手和机枪手散开到各自的阵位,渗透组和突击组也准备渗透行动了,两个俘虏并没有让我们改变计划,军营炊烟袅袅,就象平常一样,晚上渗透组已经抵达军营边,安静的夜~明天将是个铁与血的白天。

第二天,天亮了,看来他们是个守纪律的部队,早早就开始出操训练了,营地中央是他们的训练营,337亲自指挥训练,几个次要目标也在旁边,渗透组
和突击组已经埋伏在他们营地里,现在要等光线更好些,我们将发起袭击,狙击手不断的在对讲机里报告目标状况,大家已经就位,8点,阳光普照,可以发动袭击
了,337是我的目标,其他狙击手也盯住了各自目标.

行动!队长下令,狙击手几乎同时开枪,几个目标倒下了,军营开始还没反应过来,有些茫然,机枪手也开火了,密集的子弹朝人群泼了过去,瞬间就有
10几个倒下了,军营开始混乱,果真是训练有素,他们各自寻找掩体,不一会就组织反击,但是他们根本不知道我们在哪,朝着枪响的方向胡乱扫射,突击组和渗
透组的人只是在捡漏,他们还没发现我们隐藏的人,机枪手吐着火舌压制他们,而狙击手慢条斯理的将最有价值的目标一个一个干掉.现在,我已经干掉了2个机枪
手和一个抗着RPG的家伙,一枪又一枪,我不担心他们能找到我,400多米的距离,他们没有狙击手,在丛林里要想找到个伪装良好的狙击手是很困难的,他们
的抵抗在机枪和狙击手精确的打击下崩溃了,有人象相反的方向逃命,而这是狙击手的靶子,渗透组和突击组开始行动,沿途把惊慌失措的士兵干掉.

9点多,军营基本被肃清,渗透组和突击组组成了防御队形,狙击手和机枪手搜索有可能漏网的目标,除了少数逃跑了以外,没有活口,渗透组和突击组开始装炸药和燃烧弹,我们继续警戒着,整个营地一片狼籍尸体满地都是,有些受伤的也被突击组射杀,一切准备完毕.

10点多,渗透小组和突击组撤出来,没有损失,身后是爆炸声和冲天的大火~~
直升机在预定的地方把我们接走,轰鸣的引擎没能打断我的思绪,刚才,我看到有16,7岁的孩子,还有一个抗着AK47的老人,他们茫然惊慌的眼神在我眼前
飘荡,为什么??那个老人,光着膀子,瘦小的身材跟AK47形成鲜明的对比,他逃出去了么?我觉得他很象我小时候经常让我骑他脖子的刘爷爷,我希望他逃出
去了,希望他能过上新的生活,再也不要经历这地狱般的经历,对不起~我默念着,对不起,我只是个士兵,我要忠于我的祖国,我要执行上级的命令。

回到部队,我们都检查了身体,做了心理辅导,每次任务后,都会有心理辅导,毕竟,我们杀的是鲜活的人,那个老人,又在我的眼前浮现,对不起,我心里默念着,我只是个士兵,我要忠于我的祖国,我要执行上级的命令。

在军区休整两天,我们被送回驻地,日子依旧是那么平淡的过着,马达也越长越大,活泼可爱,每天在营地里跑来跑去,跟我们玩耍,马达是名门之后,教它什么都学得很快,这让连长很得意,经常说:也不看看是谁养的狗,侦察兵,开玩笑!!

刚回营地的时候不用训练,我跑到阅览室看看有什么新到的书刊,阅览室的书刊基本都是部队的月刊或者内参之类的,在这里,任何信件,书刊都要经过指
导员的检查,指导员姓胡,我们都不喜欢他,有时候我们打电话,他就想防贼似的在旁边听,所有的信件都要经过他的检查,听说他原来是部队里的一个什么什么官
的亲戚,犯了点错误被放到这里接受锻炼,开始我们叫他胡指导员,后来就是胡指导,然后变成胡导,私底下我们叫他胡捣乱搞,连长跟他吵过好几次架,连长经常
说让他好好带兵,不要老到军区去活动,不要把士兵当成贼一样看,连长是个好人,经常鼓励我们去外面看看,还向军区申请给我们装宽带,申请让我们多看些电视
节目,了解外面的社会,为了这事情,马连和胡导还在连部吵了一大架,连桌子都掀了,结果是不了了之,我们原来还可以看看新闻联播和些晚会之类的节目,可是
没有闭路线,山区的电视信号不好,天线装底了麻花一片,装高了又遭雷,结果我们连电视都懒得摸了。

我翻到了新到的内参,所谓新到可能也是几个月前的了,咱这山沟里,部队的内参是爱到不到,看到了一篇报道:人民的忠诚卫士,祖国的钢铁长城,下面
小标题是:记XX军区特勤大队,女子侦察连演习花絮,记者叫冷山,还配了大幅照片,是高连,女子侦察连的照片很眼熟,哦~~原来是那个什么军区副司令的女
儿,我是从眼睛看出来的,报道不外乎特勤大队如何如何神勇,女子侦察连如何如何巾帼不让须眉,这类报道几乎都是个套路,我随便都可以写出来,无聊,我翻翻
没什么能看的东西,就跑去逗马达玩,马达比内参有趣多了。

11月初,部队有命令,蝰蛇的牺牲看来对部队有所触动,听说部队还专门搭建了巷战和室内战的训练营,特勤大队经常训练,以为不错了,拉了一个连的
新兵模拟对抗,结果进攻方特勤大队被打了个落花流水,阵亡率竟然达到60,在军区看来最精锐的部队尚且如此,其他部队可想而知,部队和广州特警队搭上线,
派人专门去学习室内作战和巷战的技巧,连长费了很大功夫才争取了两个名额,连长说,我们是一线作战部队,经常在任务中碰到这些情况,已经牺牲一个,不希望
牺牲更多,3号的时候,通知我做准备,两个星期后准备出发去广州。

我也没什么好准备的,把一些东西打好包后,继续跟战友训练,逗马达,看战友出发执行任务,简单而无聊,有一天,我正在训练场练习瞄枪,一个战友跑
过来找我,说是连长和指导员叫我到连部,我走到连部外面的时候,正好指导员出来打水,满面春风,对我说:猎鹰,有你的啊,这两个活菩萨象我们这种部队请都
请不来啊,你倒好,竟然还弄来俩,。

莫名其妙??什么活菩萨??我喊了报告,进了连部,果真看到了两个女兵,神仙姐姐和那个眼睛亮晶晶的女兵,连长尴尬的站在旁边,神仙姐姐一看到我
就恶狠狠的盯着我,另一个女兵很安静的看着我。连长说:人你们也见到了,等下我派车送你们回去,这里都是男兵,你们两个女兵不太方便。指导员进来了,殷勤
的端茶倒水,说:急什么嘛,既然来了就多看看,咱这部队可不一样,好看的东西多了,神仙姐姐开口了:是啊,我倒想看看你们丛林特种侦察连跟我们有什么不一
样,这样吧,我们住一个星期,指导员,方便不??指导员连忙说:方便方便。连长说:这个不太好吧,我请示一下上级,神仙姐姐说:直接打师部找我爸就行了。

连长去打电话,过了一会回来了,说:你们住下吧,师参谋长说你们爱呆哪呆哪,他管不着。天~~这叫什么事?

我心想,这两个丫头怎么会找到这来?

训练不用了,我被这两个丫头征用了,指导员象拣了宝似的亲自指挥给她们布置营房,然后对我说:猎鹰,你好好带她们玩,千万给我伺候好了。我说:我
又不是保姆。指导员立马阴下脸:这是命令,我命令你伺候好这两个女兵。既然是命令,我只能服从,我立正敬礼:是!女兵的到来给连队带来一阵骚动,大家都跑
来看,连长嘴里嘟哝着:这叫什么事啊?然后宣布了命令,不许男兵走近到女兵宿舍10米以内,当然,除了我这个保姆之外。

我带着两个丫头四处看看,神仙姐姐问我:臭当兵的,你叫什么?我说:我是臭当兵的,你不也是?神仙姐姐说:只有臭男人,听过臭女人么?所以你是臭
的,我问你话呢?我说:猎鹰,她说:没问你代号,你真名?我说,在部队这就是我真名,她气鼓鼓的说:别以为我不能查到你啊,老实交代!!我说:那大小姐你
就去查吧,查到了通知我一声,神仙姐姐就这样跟我边斗嘴边走,另一个女兵听着吃吃的笑,神仙姐姐看来有点不耐烦了,说:算了,猎鹰,人家叫我阿桃,亲近的
人叫我桃子,这个是梁颖,小颖子,告诉你名字了,省得以后你乱叫。我问:桃子??是不是猴子最喜欢吃的那个桃子?我很久没吃过了,桃子一拳就打在我脑袋
上:敢占我便宜!不想活了!梁颖这才说话:别跟她一般见识,她就这样疯疯癫癫的。

保姆不是个好差使,梁颖很好打发,文文静静的不怎么说话,桃子就难缠多了,一会问这一会问那,象个苍蝇一样嗡嗡嗡嗡,稍不如意还“拳脚相加”,晚
上伺候她们进了营房,我回到自己的营房,战友轰的都围过来了,东问西问,个个羡慕得不得了的样子,我已经快散架了,这比训练难多了,今天说的话比我当兵那
么久说的还多。

我对战友说:你们谁想伺候谁去吧,我可不愿伺候这两活宝,战友说:身在福中不知福~切~~!!要是你能征服其中一个,你可就飞黄腾达啦~~

另一个更狠:一个怎么够,两个都要!!八卦`~!!我说了句,转身睡了。

第二天,我带两个活宝继续转营房,桃子说:你就这样带我绕圈圈啊?你知不知道我们请了假就先来找你了,我说:找我干嘛?我跟你们不是很熟,她说:
你劫持了我,把我捆成个粽子,我找你报仇,小颖子是来报恩的,咱就几天假期啊,带我们上山玩玩吧,听说你们巡山很好玩,可以打猎,我们还没打过猎呢。我问
梁颖:真要去?她说,去吧,我也想打猎。

圣旨一下,我也没办法,到军械库领了支56半自动步枪和几十发子弹,桃子说:去多久啊,我说:多久,白天去下午回来,她说:能打到大家伙么?我
说,能打到山鸡兔子就不错了,大家伙在深山里,哪那么容易,她说,带点油盐酱醋什么的,打到了就烤来吃,我就到炊事班弄了些带上,顺带带上了些丛林用的套
索之类的东西。

走在山上,碰到一队巡山的战友,他们抬头挺胸的从我们身边走过,还卖力的喊口号,眼睛却瞟两女兵,这群色狼,我心里说,两个女兵长得都不错,梁颖
身材蛮好的,1.65的个头,眼睛很漂亮,桃子矮些也丰满些,不过我很受不了她那张叽叽呱呱的嘴,梁颖就很文静,不太说话,声音也比这只乌鸦好听。

在山里走了2个多小时,桃子一下子问,到了没有,一下子又说怎么都没东西打的?我说:大小姐,麻烦你闭嘴,你不怕晒黑你牙齿我还怕你把猎物惊跑了,你的声音几千里外都听到了,猎物还那么傻等你来打它啊?
晚上大家随便聊聊,记者同志已经鼾声大起,高连鄙夷的看着他,嘴里骂了句:妈 的,猪!!
女兵离我们远些地方做好了她的床,但是她不敢睡,怯怯的看着我们,似乎在等什么指示,我们东扯西扯,女兵看来很委屈,自己轻轻的哼歌,声音蛮好听的,我悄
悄的问高连:女兵是女子侦察连的?高连哼了一声:是啊,NND现在是特勤大队每个训练组带一个训练,真是累赘!!好好的文工团她不呆,来做什么侦察兵,这
是她干的了的吗??我笑笑,女子侦察连我也听说过,好象都是些军官的女儿之类的,混个几年转地方或者提干,部队里就这样重男轻女,侦察兵不是个好差使,所
谓的女子侦察连,在我们看来不过是普通的野战部队,她们都是有关系的,反正在侦察连里镀镀金,对她们将来有好处!

早晨,我们就要分手了,我还有一大截路要走,高连对我说:猎鹰,缺什么我们有的尽管拿,这是部队不成文的规矩,单兵拉练碰到集体拉练的时候,我可
以要些补给,毕竟他们人多,一人剩一口就够我用一天了,食物我不缺,不过我现在决定开个玩笑:我缺个做伴的,能把女兵给我么??高连哈哈大笑:小子,给你
你也不敢吃,知道是谁的女儿么,军区副司令的,你不怕被毙了就拿去吧,女兵脸红红的,转过身不敢看我们,我笑了笑:开玩笑的,累赘你们带吧,我现在缺铜
丝,和硫磺粉,给点吧,其他的就不用了,女兵给了我一根铜丝,然后想想,又打开医药盒,拿出些药品,说:带着吧,你一个人,或许用得着,然后,我跟高连告
别,大家各自朝自己的目标走去!

走到第10天,下雨了,这几天我的装备大大的升级了,昨晚上在宿营地附近的水源抓了只可怜的水鸟,现在它的羽毛正在我的箭上扮演箭羽的角色,我找
了个山洞躲避大雨,大雨下了两天,这两天我无所事事,难得有休息的时间,食物充足,路程也在我控制之中,只要不下三四天雨,我有足够把握在规定时间完成任
务.

趁着两天时间,我充分休息,每天能睡上8个小时,剩下的时间就是整理食物,重新将它们烤干,将腐烂的处理掉,用望远镜观察附近,洞里有条蟒蛇,它
对我没多大兴趣,每天都忽忽大睡,我也不搭理它,我和它就这样和平共处,无聊的日子有个伴总是好的,我在周围撒了硫磺粉,轻易它是不会越界的,它也对我的
入侵抱着无可至否的态度.

两天过后,雨放停了,原来死气沉沉的森林充满了活力,动物们猫了两天,都出来晒晒太阳,松松筋骨,森林里从新出现了各种各样的声音,小醉(我给蟒
蛇起的名字)打了个大呵欠,嘴张得可以把我的头都包下,当我隐型一样从我身边游了出去,我收拾好东西,将硫磺粉掩埋好,留下几块肉,借宿两天,应该给小醉
些房钱.

第13天我走完了预计的路程,不过出现个问题,指北针方向失灵了,也就是说,附近有铬铁矿之类的磁场干扰,这个没什么,晚上我利用星座找到了正确
的方位,宿营地我选在半山,山下是个空地,傍晚我用望远镜观察了空地的情况后,决定另外选择宿营地,我暗暗高兴,不出意外的话,我将有猪肉吃了,这些天除
了老鼠就是鱼,惟独吃过一只鸟,味道还不怎么样.

我仔细的搜索了空地,这里生长着野芋头,我是不能吃,不过野猪喜欢这种块茎,从地被翻过的痕迹看,它们最近都来这里饱餐,我搜索了附近丛林,找到
了它们的脚印,恩~~不错,是个猪群,大概有8只,体重最大的不超过150斤,这我不用担心了,公猪没有200斤以上体重是不会有獠牙的,猪群里有小猪,
看来是个家族.

现在我要考虑怎么弄猪肉,用落地陷阱不太现实,这里不好挖,况且我一个人,体能消耗太大,用重力陷阱的话,找不到足够大的石头,弹力陷阱看来比较
合适,只需要两棵有足够弹力的树枝就可以了,我决定使用弹力陷阱,做了一半,我改变主义了,从现有的情报看,这群猪没有足够杀伤力的作战猪,何必费那么大
劲,用最简单的办法就好了,就是狙击,我把前面的燧石梭镖头绑到个直木上,做成个长梭镖,另外还做了两个短标,削掉个弹头,将火药整理好,将个信号弹也拆
了,放到了信号枪里.

晚上我没有生火,烟味会把猪群吓跑的,我选择了棵树,就在它们必经之路的旁边,猪群的线路是固定的,除非是出现特殊情况,晚上睡了一会.

大概在凌晨4:30分左右,丛林传来絮絮梭梭的声音,来了,我将梭镖握在手里,将信号枪的袋子打开,猪群咕咕哝哝的走过来,丝毫没有发觉它们的前
上方有个猎杀者,领头的是个公猪,不大,跟家猪相比瘦很多,一共有7头猪,排成纵队,看来还蛮有组织纪律的,后面殿后的是只半大的公猪,大概有60多斤,
夹杂着母猪和猪崽,猎杀猪群不能杀前面的,野猪的智力不高,但蛮力不小,受惊后会直朝前冲,不出意外的话,我会被乱蹄踩死,我等纵队走过,最后一只到了我
的下面,我举起梭镖,径直跳下去,狠狠的将梭镖插下去,梭镖从猪背穿过去,前胸穿出来,将它钉到了地上,它吱吱的惨叫,动物的生命力比人的顽强,一时还不
会死,我立即拔出信号枪,朝天放了一枪,我改过子弹,声音很大,还有浓烟冒出来,猪群惊慌失措,一窝蜂朝前没命的奔去,看来我搅了他们今天的美餐,今后的
日子它们都不会来这个地方了,不过我的目的达到了,丛林里的食堂很多,它们不用多久就能找到个新的食堂.

生火,将猪开膛,内脏是不要的,我将好的肉都剔下来,烤干,另外生堆火,将脂肪炼成油,装满了一水壶,腿骨也不能浪费,用开山刀砍开,里面的骨髓
能补充很多能量,然后烤干骨头,做成箭头或梭镖头,有一节用来做个蜡烛筒,这几天火柴消耗太大了,因为下雨,野战刀的火镰打出的火星引燃不了潮湿的柴草,
我需要个蜡烛,而猪油是很好的燃料.

剩下的我必须将这头猪尽快处理完,一是带着它走路的话太重,说不定还会引来其他的掠食动物,二是如果白天处理的话,没多久丛林蚂蚁和其他小昆虫会
一窝蜂来跟我抢东西,直到10点多,我终于将它处理干净了,吃了个不错的早餐,猪脑汤,肉,骨髓~我的体力恢复很快,内脏那里,已经聚集了很多丛林蚂蚁,
在疯狂的搬运这顿大餐,猪皮我也处理好了,这是不错的绳索材料,小心的把筋剔出来,烤干,然后铰成绳索,我有了一根很好的弓弦了,整理好环境后,我将不用
不着的东西奉献给其他生物,丛林就是这样,只拿你用得着的,不要太贪心,大自然不会浪费资源,剩下的东西有人会处理,算算我已经走了大半路程了,食物也足
够,看来我可以早点到达了,整理好背囊,检查无误后,继续前进.

第15天,几天都没有什么事情发生,我继续朝着目标坚定的前进着,除了前天不小心从个陡坡滑下来,搽伤了些皮以外.

下午,我在山腰上用望远镜搜索前进路线的时候,发现了有片树林与众不同,其他的树林都是绿色的,这片树林却是黑的,而且附近死气沉沉,我检查了一
下地图和地形,没错,我的位置没错,这片树林是瘴树林,里面可能有毒气,而且,还有山蚂蝗,一种很可怕的东西,平常,它们靠吸食树汁为生,如果有生物经
过,它们会象弹子一样弹到身上,将血吸干,所以,这片树林营养不良,呈现黑色,是不是要修正行军线路呢,我思考着,树林不是大,但是我今天的宿营地选在树
林的后面,绕道的话太远了,直穿过去吧,来到树林附近,我检索了一下装备,将雨衣穿上,做了几个火把,有火和烟,山蚂蝗就没那么肆无忌惮,还可以驱除毒
素,现在还有一个问题,瘴树林是在森林阳光很少照射到的地方才会有,它们自己的树叶不断的腐烂,有可能会释放出甲烷,和其他毒素,甲烷跟空气混合可以爆
炸,我只是穿过,没想把它给烧了,况且,随便点火进去的话,我也会一起被烧成灰,我拿出支箭,绑上些鸟羽毛,涂上猪油点燃,射了进去,没反应,看来没有什
么大不了的,我将雨衣批头批上,检查了一下,手上的手套和袖子扎好了,裤腿也扎进了野战靴,全身没有裸露的地方,面部蒙了面罩,除了眼睛要看路外,没有裸
露的地方,我拿出一片奎宁和解毒药,含在舌头下,点燃火把,正正背囊,走进树林,我用火把在前面开路,在这种树林里,跑动只会吸入更多的毒素,况且,我根
本不知道这里有什么毒素,所以尽量的少呼吸,山蚂蝗劈劈啪啪的打在我的雨衣上,我毫不理会,小样的,你们要能把我雨衣撕破了我才佩服你呢,山蚂蝗锲而不舍
的朝我弹来,又掉到地上,只有少数能爬在我的雨衣上,徒劳的找可以吸血的地方,等下我在收拾你们.

大约走了大半个小时,我才走出了树林,马上找开阔地生火,我将雨衣小心的脱下来,将上面的山蚂蝗抖到火里,心里想,小样的,治不了你俺还叫兽医
~~!然后仔细的检查了背囊和其他装备,我可不想带着只恶心的山蚂蝗一起赶路,连衣服的褶皱都没放过,检查无误,我把火堆熄灭,向预定的宿营地走去.

晚上依然是无聊,检查装备,加工食物,今天我不想爬上树睡觉了,太难受了,况且,我拣有足够的柴火,只要有火,野兽不敢靠近,在营地周围我撒了硫
磺粉,蛇和蚂蚁不会来打搅我,惟独就是可恶的蚊子,被我们称为丛林轰炸机,象个苍蝇那么大块头,一群群的嗡嗡的杀过来,NND,我在四周点了几个小火堆,
撒上艾草做蚊香,丛林轰炸机立马就嗡嗡的转头杀向另一个地方,有点体乏,头晕,可能是刚才过瘴树林的时候吸了毒气,我吃了片解毒药,现在我需要休息,以恢
复体力,我加了几块大柴火,枕着头盔睡了.

不知道睡了多久,我忽然惊醒了,我竟然睡得那么沉,一点警觉都没有,火堆也快熄灭了,我恢复得不错,伸了个懒腰,想,要是有人摸哨或者野兽袭击的
话,我已经跟阎罗王喝茶去了,加了柴火,四周仍然是黑漆漆的,看了一下表,凌晨3:42分,睡不着了,我四下检查了一下,拿出地图,听着丛林交响曲研究地
图,忽然我听到有阵树林抖动的声音,我立即抓起开山刀向声音方向看过去,树上有两个绿油油的眼睛,开始看不真切,眼睛适应了黑暗之后,我看到只野猫,它站
在树上,两个大眼珠子瞪着我,比家猫大,大概有7,8斤的样子,我看看它,没什么威胁,没在理会它,它也没走,就这样它好奇的看了我半个多小时,地图其实
我已经牢牢记住了,不过,多研究研究没有坏处,至少可以打发无聊的时间,这个习惯一直保持到现在,我无聊的时候会拿着报纸和书,看一遍又一遍.

野猫忽然"喵~~"的一声溜了,跑得还蛮快的,身手敏捷,等我再抬头的时候,它已经跑出800里外了,我笑了笑~~等我将来有钱了,也弄一只做宠
物,等等~~它为什么跑那么快??难道有其他的掠食动物在附近把它吓跑了??虽然我的火堆很旺,小心驶得万年船,我打开野战刀的带子,将枪拿在手上搜索附
近. 妈
的~~我心里骂了一句,离我不到30米的地方,原来我的身后,有四只绿眼睛,狼!!竟然已经潜伏到离我那么近我一点都没发觉,要不是野猫,说不定我已经挂
了,狼是丛林里最可怕的动物,它有极强的耐力和狡猾的智力,任何生物都躲不过狼群的攻击,现在我只看到两只,不知道还有多少埋伏在附近,我小心的搜索四
周,现在,火是我的保护神,火堆不灭,狼是不敢来的,没看到有其他的狼,看来只有两只,或许是刚出道的两兄弟,或许是夫妻。

天亮了,两只狼还在原来的地方一动不动,冷冷的看着我,我没理会他们,慢慢收拾好东西,周围没有它们的战友,只是两只,跟我想象中的狼不太一样,
只比土狗大不了多少,一只是公的,象只半大的狼狗一样,眼睛冷冰冰的,似乎没有生气,另一直象土狗一样大,是只母的,瘦不拉叽,估计伙食不是很好,看来是
两夫妻,我扔下点肉贿赂它们,人家盯了我那么久,辛苦费也给点吧,反正我的肉还很多.
两个狼没有跟上我,也没有吃我扔下的肉,我不理会他们,背上东西走了。

中午我休息的时候,忽然发现,两个家伙又跟上我了,它们跟踪我那么久我竟然都没有觉察!该死的,难道它们看上我这100多斤了??冷静,教官教
过,一旦被狼盯上,千万不要有过激动作,不要奔跑,要时不时回头看它们,他们就不会轻举妄动,万一要是狼从背后扑过来,千万不要回头,如果回头狼会立即咬
住我的脖子,要顺势一个背摔将它摔过去,然后用开山刀或野战刀对付它,一般情况下,南方的丛林狼个头不会很大,只要不慌张,完全可以对付得了,如果身上有
肉的话,扔点给它们,狼群有时候会为了争食而打架,可以拖延不少时间.

我拿出几块肉干,放在路边,回头看着它们,它们也这么看着我,6只眼睛冷冷的互相打量,我慢慢的走开,不时的回头看看它们,它们在闻我扔下的肉,
不一会就吃了,然后又跟了上来,我知道,我安全了,如果吃了我扔下的肉,那么它们就不会吃我,它们会跟着我讨吃的,至少是在我的肉耗尽前是这样.

两个家伙就这么离我不远不近的跟着,傍晚时分,我用弓射到个傻呼呼的黄獍,它正在看日落,竟然没发现我潜伏到了它不远的地方,本来不想打搅它的闲
暇时间,但是我身后跟着两个定时炸弹,多点肉总是好的,我把黄獍的内脏和大部分的肉扔在我的宿营地外边点的地方,只留了四肢的肉,我开始好奇这两个家伙,
看看他们到底想干什么,两个家伙狐疑的围着肉闻了又闻,还不时看看我,我当它们不存在,做着自己的事情,用余光看着它们,越不搭理它们它们就越不会袭击
我,动物跟我们一样,会评估作战风险,错了,应该是我们跟动物一样.

两个家伙开始吃肉了,并不打架,还满足的发出胡噜声,吃完了,他们象没事一样在我的营地周围散步,甚至跑进我的营地里,离我不到10米的地方看我,眼神也不再是冷冷的,而是好奇,不时打个大呵欠和伸伸懒腰,让我想起以前我家养的小狗黄黄。

我开始喜欢这两个家伙了,给他们起了名字,男的叫颗粒,女的叫JILL,JILL是生化危机里的女主角,我看过这个游戏的介绍,JILL真漂亮,这个小母狼长得很不错,看来找了个好老公,毛皮发亮,颗粒就差多了,毛脏兮兮的,还有伤疤,给它叫颗粒是希望它能成长为棵大树.

做完该做的事情,我扔了几块大柴进火堆,找了个大树睡觉去了,我可不想成为颗粒长成大树的肥料,颗粒和JILL也离我营地不远的地方躺下了,还不时打打饱嗝.

颗粒和JILL一直跟着我,慢慢的我们成为了朋友,这个朋友是有代价的,就是我存下的肉越来越少,这几天没能打到什么大东西,晚上想抓老鼠,颗粒
和JILL在附近,老鼠都不敢冒头,就靠着存下的肉支撑我们三个的伙食,它们好像很享受这样的生活,离我也越来越近,有几次我甚至差不多伸手就可以摸到
JILL的头,扔肉给它们的时候,总是JILL先吃,颗粒有时也跟她抢,但每次都是JILL“获胜”,看来颗粒很爱它的妻子,我知道,用不了多久我们就要
分手了,我终究会走出它们的领地.

第20天,我离目的地还有5公里的路了,看来我可以早点到达,不过现在的问题是,横在我面前的是片沼泽,不是很宽,目测了一下有1.5公里宽,我
检视地图,目标就在沼泽后面,翻过山就到了,颗粒和JILL上午就跟我分手了,它们去过它们该过的日子,我也要去寻找我的目标了,临分别的时候它们似乎很
舍不得,呜呜的象哭一样,好像想挽留我,我们终究不是战友,颗粒,JILL,祝你们好运!我会想你们的,颗粒希望你能长成棵大树,为你的妻儿遮风挡雨,
JILL,祝你越长越美丽,再见!

过沼泽地费了很大功夫,先编了个大草拖,以减小压强,不过我的技术不怎么样,草拖没多久就散成草堆,中途还陷进了个泥洼里,这时候搜索的直升机正
好从我头顶飞过,它又折了回来,我知道,它是等我拉信号弹,我们对搜索直升机又爱又恨,如果坚持不了,直升机会把我们吊回去,但是直升机经常在丛林上飞来
飞去,会把很多动物吓跑,让我们饿肚子,直升机在我附近盘旋,我只要一拉信号弹它就会放下绳索,把我吊走,我就会被判定为阵亡或俘虏,这我可不想,我在泥
洼里扒拉了半天,总算爬出来了,气喘如牛,直升机看来有点失望,转头飞走了。

带着一身臭泥我爬到了岸边,现在我要检查我的装备,肉已经不多了,省着吃可以用4-5天,压缩干粮我一直没用,还够用三天,我把没用完的猪油倒
掉,重新装了壶水,放了些净化剂,身上的臭泥要处理干净,在丛林里,我会很显眼,说不定我还没看到目标就会被巡逻队给逮着,用水把身上和背囊的泥洗干净
后,我批上了伪装网。

接下来的几天是搜索目标的时间,简报没有确切的坐标,只给了个大概的方位,我盘算了一下,地图坐标就在这山后,根据地形,能扎营的地方也就几个,
我选择个搜索线路,开始翻山,晚上8点检查了第一个待测目标,没有什么发现,这里已经离目标很近了,我在山道上发现了巡逻队的脚印,有巡逻队的话,这附近
肯定有军营,巡逻队巡逻时间不会超过3天,现在问题简单了,只要跟巡逻队的脚印走,再躲避巡逻队就可以了。

路上躲避了两队巡逻队,从武器上看,装备了95突,特勤大队!!看来碰到了硬骨头,我要更小心,侦察兵很了解侦察兵,我留下的任何一点痕迹都可能
出卖我,然后被他们逮着,被逮着可不是个好玩的事,上次拉练,一个战友被逮了,结果被特勤大队海扁一顿,住了大半个月的院,他们可不当我是战友,被抓到我
们就是俘虏。

第21天下午我看到了目标,是个临时营地,有3,4个足球场那么大,从停放的车辆来看,至少是个营以上的指挥所,我在离目标2公里多的山上用望远
镜勘察,标出他们的所有地形地物,数了数他们的人员,有100多人,还有大概一个排的女子侦察兵,特勤大队看来带的累赘不小啊!周围空旷地插着几个牌子,
“雷区”当然,那里不会真有地雷,象这类拉练演习,这些地方按规定我是不能通过的,出入口有塔哨,我的“目标”也找到了,一个假人,穿着军装,孤零零的扔
在营地中央的空地上,特勤大队果真是老手,这样一来,我只有从山上狙击目标,而且,距离有被他们精心算过,我能选择的阵位不多,要么在1000米外的山
上,要么就低近400米之内,中间的空地是不能选择的,只要一开枪,特勤大队的人就蜂拥而至,将我生吞活剥!我盘算着,如果在1000米外开枪,命中精度
不高,况且,附近还有他们的巡逻队,三枪没有命中我就算是失败,85的射程虽然有1500米,但是表尺射程只有1200米,在这个距离上,命中精度是很底
的。

耐心是种美德,我弄了个隐蔽所,在山上观察了2天,这两天有4队巡逻队出发或回营,其中有一队就从我身边不到2米的地方通过,我的伪装非常好,哪怕有人就站在我的身边都不会发现!

晚上,“目标”会被拿回东北角的营房,巡逻队每4小时出来一拨,搜索附近,远程巡逻自从上次差点踩到我的那队回去后,就没有出来过,看来他们有些
松懈了,他们不会知道我就在附近,演习时,他们只知道有可能会是目标,但他们不知道我会不会来,什么时候来,进攻永远掌握着主动权,再严密的防守都会有漏
洞,这要靠我去发现了。

我发现了一条道路,巡逻队每次出来,都会顺着铁丝网,从雷区旁边的小树林绕一圈,然后出发,这是他们的秘密通路,他们如果沿战备路走,会要绕很大
一圈,这条近道将被我利用!今天晚上我要行动了,我拿定主意,远程狙击既然不可行,就钻进去,狙击并不一定要用枪,现在他们最想不到的就是我会渗透到他们
的营地里,然后神不知鬼不觉的干掉目标!

第24天晚上,夜幕降临后,等到他们最后一队巡逻队回营,我顺着他们给我指的道,慢慢的摸了出去,不用的东西我已经伪装好了,弓箭,梭镖等我都隐
蔽好,我要轻装上阵,只到凌晨5点多,我还没到达,一路上有侦察兵设下的陷阱,NND~~我不断的拆陷阱又把他们装上,巡逻队每次巡逻会检查他们设下的陷
阱,如果陷阱动过了,我很可能就会被发现,所以,我还得把陷阱原样装好,这样费了我很多时间,等我快接近营房的时候,天都快亮了,看来又要多潜伏一天了,
我找了个阵位,伪装好,默默等黎明的到来,然后,希望夜幕快点再次降临。
我再次默默的回忆了一遍我的线路,晚上刺杀成功后,原路返回,然后翻过山,拔腿就跑!这样我可以在第28天前到达指定目的地。线路我已经滚瓜烂熟,现在最
重要的是怎么进去怎么出来而不会被发现。

我很耐心,白天我窝在阵位里,不时的补充些体力,既然不动,能量不会消耗得很多,我想,如果进去了,就找些补给,这些天吃得实在是太差了,虽然有
肉,不过味道可没街边烧烤的好,还带着腥位,压缩干粮我们叫它肥皂,吃起来就象啃蜡烛!用鲁智深的话说:老子肚子都淡出鸟了~就算被抓住了,被揍前也要吃
顿吧??

夜幕终于降临了,我算了算时间,现在是7点多,我进去大概用3个小时,我要在12点前出来,虽然这条路我走过,谁知道特勤大队这些家伙会不会重新调整陷阱?我要预备拆陷阱的时间,要是被象个猎物掉在陷阱里,那可就太冤了,目标的营房我已经侦察清楚了.

看来是个战备仓库,我再次盘算了进出线路,开始出发,一切很顺利,在铁丝网碰到些麻烦,铁丝网通了电,我用野战刀削了两个木夹,用铜丝将要剪断的
地方连好,野战刀的刀柄是绝缘的,跟刀鞘配合可以剪断铁丝,爬进铁丝网,我把它重新搭上去,把铜丝收回来,晚上有巡逻兵巡查铁丝网,这么个大口子如果不被
发现可是奇迹!!我可不想等下警报大起,我变成瓮中的王八~~
我在营地里边躲避巡逻兵,只到10点多才靠近了目标,每10分钟有一个巡逻队在营地巡逻,有些地方有暗哨,塔哨上还有两盏探照灯,不过,探照灯大多数时间
是照外边的空地和战备路,也许他们觉得营地有那么多人,够安全的。

目标房间旁边没多远就是女子侦察连的营房,这是野战营房车,妈`的~女兵的待遇比我们好多了,我们野外宿营就是住帐篷,晚上时不时被蚂蚁骚扰,不
知道营房车里有没有空调和淋浴?我想,我从营房车下爬过去,顺便听听她们的卧谈会,虽然她们压底声音,我还是听到了些,好像是关于高连的,看来我有熟人在
这里了,就算是被抓住,高连不会对我怎么样吧,好歹我也帮他出过主意嘛。一队巡逻队走过了,我轻手轻脚的溜到了目标房间,我打算用10分钟时间干完事情,
包括吃点东西,这里是仓库,应该有午餐肉罐头。

门口很容易就打开了,我溜了进去,“目标”就靠着墙边,我拔出刀,走过去,查点笑出声来,目标的肩膀上竟然用硬纸做了两个上将的肩章!!上将同
志,对不起了,我忍住笑,部队里有时候就那么八卦。我用野战刀将上将同志的头切了下来,想了想,在上将同志的前衣襟上用画图笔写上,“猎鹰到此一游!X年
X月XX日XX时”就差泡猴尿了,我想。

我吃了些东西,等巡逻队走过后,我又溜了出来,直到现在为止,我干得不错,特勤大队的伙食不错,除了午餐肉还有沙丁鱼罐头,这给我补充了不少体
力,我轻车熟路的往外边溜,在一个阴影下等巡逻队过去,巡逻队如约而至,等他们走远了,我正走了两步,忽然发现个人影走过来,躲是来不及了,因为他就朝我
走来,镇定!我大声叫道:站住!口令!是个女兵,她说,哨兵哥哥,是我啊,我哪知道是谁,看来这些女兵被宠得不轻,我又说:站住!口令!!要不开枪了!她
好像很委屈,说,口令就口令!橡树!!不错,我还套出了口令,我说,回去!谁知道这Y的竟然朝我走来,NND,再走近我就会被发现了,我的衣服跟他们的根
本不象,径直走过来,我缩回阴影里,心里暗暗叫苦,她离我很近了,好像发现我的衣服有什么不一样嘴里说:咦?!你的衣服好脏啊,不能再等了,我突然跳出
去,用左手捂住她的嘴,右手将野战刀贴着她的脖子,她本能的想叫,却叫不出声,我说:小姐,你被俘虏了,别出声!

一切都乱套了,女兵就是麻烦,我暗暗叫苦,该这么样处理这个姑奶奶??
总不能就在这里等着,等下巡逻兵来了我就玩完了,我只好带着她先回到仓库,她已经吓坏了,老老实实的被我推进了仓库,我把她绑了起来,搜身,找到把64手
枪,她这时候才缓过气来,没那么怕了,我在想怎么处理她,杀了她,不可能,这是演习而已,况且是个女的,绑她在这里,不用多久她的队友就会找她,那时候我
恐怕还没出营地就被抓了,打晕她,要是她不经打怎么办??一拳挂了我可罪大了!

看来只有蒙混出去了,既然我知道了口令,我就可以大大方方的从门口走出去,营地还停有车,我还可以开车走,主意不错,现在就差身衣服了,我小声对
她说,别出声,你要敢乱来,我就打晕你!明白的话就点点头,她点头,我把封口布扯出来,对她说:战友,不好意思,借你的衣服给我。她好像很恼火,说我会
喊!我把刀用了点力,你是要我自己动手还是自己脱,她把脸别一边:要杀要剐随便你,就不脱!姑奶奶~算我求你了,我心里想,女人对自己的防护比男人强烈,
我学过一点心理学,我说:我不杀你,但是我把你脸化上几刀还是可以的,她开始怕了,嘴上还是很硬,笨蛋~这是仓库,自己不会找啊?对啊,我怎么忘了呢?我
重新封上她的嘴,点了根火柴,找到身迷彩服,不太合身,不过总好过没有了,还找到两个肩章,少尉的,我在黑暗中穿上,感觉黑暗中有个恶狠狠的眼光盯着我,
时间不能耽搁太久,她的队友发现她不见了就麻烦了,现在怎么处理这姑奶奶呢,绑着,她会呜呜叫,巡逻兵还有几分钟就要来了,只能带她走了,应该是劫持她,
我说:战友,再帮个忙,送我出去,她说,凭什么?我说,你现在是我的俘虏,你要听我的,她扭头不说话,看来,要威胁她了,我二话不说,解开绳子,用她的枪
顶着她出去了,她说:你不怕我喊?我说,每次演习都有死亡指标的,估计这次我们还没用上吧,你要喊,我一紧张手指一动,我是没什么,就看你觉得活够没有。
她不出声,乖乖的往前走。

找辆车,出去,我盘算着,这样我很快就可以到达指定地点了,只要能离开营房,我就算成功了,我们来到辆吉普车,她又耍赖了,说,没钥匙怎么开?钥
匙??当我第一天当兵啊,野战营房里停车谁会拔钥匙的?要是被袭击,找不到钥匙怎么逃命?我将我的枪和背囊扔进后车位,打开车门,左手拉着她,右手用枪对
着她,慢慢进了副驾驶位,她也乖乖进来,然后说:我不会开车,SHIT~~!我心里骂,怎么那么难缠,我说,侦察兵不会开车??你骗谁啊,快点!她把车打
着火,开到了营房门口,哨兵拦住,问口令,我回答:橡树,哨兵有点狐疑,问,干嘛出去,我说,有任务。哨兵还没放行,女兵不出声,我用枪一直对着她,哨兵
还想在问,我装作很不耐烦的说,耽误时间你负责??他没在说什么,挥挥手放行。

车开出营房,女兵开始说话了,你什么时候来的?我说,来了很久了,她说,等下我把车开到沟里去,我说,随便你,你开下去之前我会开枪,大不了一起
死,而且你还比我先,女兵很恼火!车开出了大概两公里多,前面是山路,我还真怕她把车开到山沟里,我叫她停车,把她绑起来,扔到了后座,她骂骂咧咧,我当
什么都没听见,现在我安全了,随她骂吧,我说,再骂我塞你嘴了,她不出声了,估计塞嘴布的味道不怎么好,是我的备用袜子~~我上车,打了几下没打着火,她
在后面笑,还特种兵捏~车都不会开,妈
的~,除了在训练营里开过,我是很久没开车了,有点手生,但是我还是把车开走了,山路不敢开太快,女兵还在吵吵嚷嚷,我不耐烦了,停车,拿出袜子,她一
看,嘴里叫着,你是谁啊,敢这样对我,我让我爸毙了你,我说,我是猎鹰,丛林特种侦察连的狙击手。现在是演习,不是你耍威风的时候,干净利落的塞上她的
嘴,我把车开到了指定地点。
我把车开到停车处,还专门找了个僻静的地方,把她关在车里,我要让这个小妮子吃点苦头,告诉她兵不是那么好当的,然后报到,我提前回来了,炊事班给我做了
碗粥,吃些咸菜,刚拉练回来是不能吃太多,要先吃粥让肠胃功能恢复,然后洗澡,睡觉,小妮子我明天再答理她。任务完成了,还抓了个俘虏,其他的我可不管那
么多。

我美美的睡了一觉,还梦到了小醉,颗粒和JILL,我太累了,不知道是什么时候,我被个战友叫醒,他看来蛮紧张的,说:猎鹰你闯大祸了,我还懵懵懂懂,问他:回来了多少个,战友说,现在你还想回来了多少个,你先关心一下自己吧,我关心自己,我不是挺好的吗?

穿上衣服出来,我被叫到指挥部,看到昨天被我抓到的小丫头站在指挥部里,里面还有团长和师参谋长,阵式不小啊,我一进门,小丫头就指着我哭喊,就是他,就是他!

我怎么了?我想领导敬了礼,直挺挺的站着,心想,昨天这小丫头说让他老爸毙了我,不会那么快吧,参谋长问我,是你抓住她的?我回答,是!参谋长问我怎么抓的,小丫头抢着回答,参谋长狠狠的对她说:住嘴!我报告完毕,参谋长问,还有么??我回答:没有了!

参谋长看来是蛮生气的,气呼呼的对小丫头说:胡闹!给我滚回去,黄团,给他们部队打电话把她带走。

我被打发出来了,还莫名其妙,一个战友看着我出来了,问我,你没事?我能有什么事?他吐吐舌头:你知道你的俘虏是哪路神仙吗,参谋长的女儿!!你完蛋了你。

参谋长的女儿怎么了?我可没打她,我完全按照俘虏规则来做的,看来女子侦察连不怎么样嘛,都是些娇娇女,难怪高连那么讨厌。我到军医室抽血,这是丛林拉练完的必须步骤,因为害怕我们会带回有害的微生物。

参加拉练的狙击手30多个已经回来了大半,我还不是最早回来的,最早的已经回来快一个星期了,有个不好的消息穿回来,一个狙击手失去了联系,我们
都带有单兵对讲机,每天有个固定的通话时间,好让指挥部掌握我们的行踪,可是这个狙击手已经10多天没有跟指挥部联系了,搜索直升机也没找到他,今天,看
来指挥部要派搜索小组出发寻找他。

下午,高连来到指挥部,把神仙姐姐接走,还来看了看我,说:小子,有你的,把我们特勤大队当猴耍,从我们眼皮子底下劫人偷车,我笑了笑,说:不好意思,你们太厉害了,根本没给我狙击的空间,我只能这样。

陆续有拉练的狙击手回来,大多都是疲惫不堪,看来我运气不错了,一路还能吃饱,今天继续吃粥就咸菜,我的肠胃功能恢复不错,晚上跟炊事班要了两个
馒头,准备熄灯睡觉了,忽然外面一阵骚动,我跑出营房一看,那个失踪的狙击手回来了,不过样子有点滑稽,背着枪和弓箭,腿上别着野战刀,手中握着个石斧,
还有些石制的其他工具,军服已经快变成了布条,整个一石器时代回来的新人类,原来这小子想泅渡过河,谁知道一脚踩空,背囊和其他装备被冲跑了,忙乱中就抓
回了枪,枪是士兵的生命,这点我非常了解,在任何情况下都要首先保护好枪,野外生存训练帮了这小子的大忙,他就用野战刀做了弓箭,还打制了石制工具,很快
他就去报道了,没有特殊情况,我是不会泅渡的,部队有句话:欺山不欺水,欺水变水鬼!山一次爬不上去我可以爬第二次,水一次游不过去很难有下次了,我宁肯
绕远路。

训练很快结束了,各部队的狙击手们互相交流着,然后我们到军区去参观特勤大队的训练和装备,我又碰到高连,女子侦察连也来了,我看到了那个凶吧吧
的神仙姐姐,但是没看到高连带的那个眼睛亮晶晶的女兵,特勤大队的装备比我们好,训练跟我们差不多,女子侦察连的女兵们一脸敬仰的看着我们,让我们觉得无
比自豪。

之后,7月中旬,我们回到了各自的部队,继续原来的生活。回到部队,暂时没有什么事情可以做,现在我的主要事情是将野战生存的体会写下来,我们连
一共去了2个排,6个参加单兵拉练的狙击手,大家这几天就是集合讨论,并写出来,存档,特勤大队还要参加其他的演习科目,听说军区的司令都要来观摩,今年
是建国50周年嘛,肯定有些大动作的。

特勤大队不是一线作战部队,我们说他们是仪仗部队,要进特勤大队不光军事素质要过硬,还要有长相,至少要1.75的个头,身材相貌都要看得过去,
他们一般都是在演习里出来,接受上级的检阅,士兵都有这毛病,永远是自己的部队最好,每次演习,拉练,特勤大队都是扮演追捕我们的角色,咱关系不太好,我
们说特勤大队是仪仗兵,空架子,特勤大队说我们是土匪军。呵呵~~土匪就土匪吧,毕竟我们是一线的作战部队,和平时期还有仗打,光这点,特勤大队就眼馋得
不行。

马上就8。1了,听说军区司令的大员要视察部队,我们连续几天都打扫卫生,我们讨厌这工作,军营在大山里,为了伪装需要,我们很少打扫,这次费了很大力气,结果,通知我们到军区去接受检阅。

8。1一早就排好对接受检阅,大头们快9点才出来,检阅完部队的装备等等之后,已经12点多了,要检阅我们团了,太阳很大,我们就站在操场上顶着
烈日,带头的听说是个上将,我的队伍太远,看不清楚,原来给上将准备了遮阳伞,桌子,椅子,不过上将似乎并不买账,也跟我们直挺挺的站着,一言不发,就这
样站了2个多小时,部队里其他士兵已经倒了一大片,不断的有士兵被医务兵抬出去,最后,连医务兵都倒了好几个。我们虽然也很难受,不过毕竟受过严酷的训
练,还撑的住,直到下午4点多,全团只有一半还能站着的了,上将终于对着话筒说了句话:丛林特种侦察连的战士不错,一个没倒!然后就走了。我们的检阅就这
样结束了。后来听排前面的战友说,上将同志说了不只一句话,前面都是说:抬走,倒一个就抬走一次,估计上将同志嘴也说干了。

这个8。1过的不错,连长还抽空跑到昆明军犬训练基地弄了只漂亮的黑背回来,没多久,听说军区的文工团也要下来慰问演出,我们很高兴,咱这山咯啦
里太偏远了,母的都不多见,文工团听说要来我们这里慰问一个星期,可把我们高兴坏了,平常军区不咋答理我们,除了有任务,这次看来是要好好的犒劳咱了,黑
背我们给它起了个好听的名字叫“马达”,跟我们连长姓,“马达”很活泼,我们训练的时候就跟着跑来跑去,它的到来给我们增添了许多欢乐。

文工团是8月中旬来的,我们站在营房门口,手上还拿着野花,扯着嗓子喊欢迎欢迎,营房已经再次打扫过了,窗明几净,还专门起了女厕所,搭了个临时
的舞台,我的营房被贡献出来给文工团住,我就跟其他战友挤到一起。文工团的战友一个接一个的从军车上下来,疲惫不堪,我们簇拥着将他们送进了营房,趴在营
房的窗口朝里望,跑前跑后的伺候着,生怕他们累了似的。

文工团好多漂亮的女兵,看得我们都直流口水,连长不断的呵斥着,唉~唉~唉~注意影响,别把女兵吓着了。女兵也好奇的看着我们。今天可以放大假
了,晚上,我们围在训练场上,唱歌,跳舞,文工团唱了一首又一首,我们还听不够,猛喊着:文工团,再一个,文工团,再一个!文工团深受欢迎,后面他们嗓子
都快哑了,也学着我们喊:侦察连,来一个,侦察连,来一个!!来就来,连长很豪迈的喊,起了个头:前进!前进!!前进!!我们的队伍向太阳~唱!!我们就
跟着唱起来,其实我们不叫唱歌,叫吼歌,没办法,我们都是些破喉咙,吼完的时候,文工团的已经笑得东倒西歪了,弄的我们怪不好意思。

接下来几天,文工团晚上给我们唱歌,白天看我们训练,感受我们的生活,有些女兵还给我们洗衣服,这样的生活简直是神仙般的生活啊,我们训练格外卖
力,男女搭配,干活不累,我们还带文工团到附近巡山,告诉他们些野外生存的技巧,他们很好奇,巡山的时候我们把所有负重都背了,深怕把女兵累着,我现在终
于明白女子侦察连为什么被特勤大队宠成那样了,人性弱点,我想。

文工团走了,好些天我们都觉得缺了点什么,每个女兵都被我们津津乐道的讨论一遍又一遍,这个怎么样那个怎么样,我们又恢复了平日的生活,只是,身边多了个快乐的玩伴:调皮的马达~

为了向国庆50周年献礼,我们的任务也越来越多,听说中央对云南的贩毒,枪支走私很不满,武警和边防的这段时间累的不行,要赶在10。1前收完
枪,不过,这地方收枪可不是那么容易的事情,这里都是大山,能种的地不多,枪已经成为了一种生产工具,村里几乎家家有枪,每年冬季的时候,他们就靠打猎来
维持生活,武警经常进山收枪,听说还弄出了几件流血事件,这就不关我们的事了,我们的任务都在境外,国内的事情我们也懒得打听。

9月初,部队来了命令,我们又被河马接走了,这次是国内行动,据说目标是被缉毒公安盯了很久了,简报是武警的和公安的同志做的,情报显示有4个
人,在边境的一个小村里停留,明天一早就越过边界小河出境,这几个是危险人物,随身都带枪,而且,受过军事训练,所以,要求我们支援。
这好办,我们把地形研究了一下,队长做了部署,半夜3点行动,渗透小组和突击小组进村抓人,其他的外围控制,看起来没什么大不了的。

事情没想像的那么简单,没多久,武警,边防,缉毒公安都派人来了,大家都要参加行动,我们相视苦笑,队长在跟他们争执,这样的行动人越多越乱,不
过他们可不管那么多,一个缉毒公安说:情报是我们搞到的,这几个人谁抓到谁立功,凭什么让给你们侦察连的。大家吵吵嚷嚷,个个都要出人,队长也发火了:说
~侦察连出什么任务有人给过功劳了,你们不是想立功吗?自己去,干嘛把我们从那么老远的地方请过来!!

妥协的方案就是,每个都出人,单个单位抓到立1等功,分成几个三等功,除了我们,大家都很满意,刚才的争持现在烟消云散,队长很恼火:妈~的,这简直是拿人命开玩笑!!

结果行动去了200多人,浩浩荡荡的一大车队,行动方案是我们渗透进去,控制了罪犯的小楼之后,缉毒派了6个“精兵强将”随我们行动,不管谁抓到的,最后都要缉毒公安押出来,边防负责外围警戒,武警负责控制小河,不能让罪犯逃过河。

半夜3点多,做了最后部署之后,我们开始向各自阵位进发,我选择了个能够通视全村的位置,离村有300米左右的小山上,村子不大,只有几十户人
家,都是小脚楼,楼上住人,楼下养鸡,罪犯的小楼在离河界没多远的地方,这样的行动要保持绝对的安静,要不很容易惊动样的动物,渗透小组慢慢的渗透,我也
向我选择的阵位出发,还没走多远,我就听到村里的狗叫成了一片,所谓的精兵强将没渗透的耐心,直接就朝里小楼最近的小树林奔去,而且还提前行动,渗透小组
从两翼还没到达指定地点,狙击手还没就位,妈的~我狠狠的骂着,加快了脚步,在训练营里,有条铁律:别把敌人想的太笨,那会显得自己很蠢!这些蠢货!!
我快爬到小山的顶了,突然山下传来了枪声,是79微型冲锋枪,绝对不是我们小队开的,渗透小组使用的是微声冲锋枪,这个距离我绝对听不到枪声,突击组用的
是81突击步枪,枪声不是这样,对讲机里出现了混乱的声音,接着我听到了“咣咣咣”的枪声,AK47~~!!枪声很特别,完了,精兵强将把罪犯触动了,渗
透行动失败,对讲机还传出惨叫声,有人被击中了,接着,对讲机传出好像是公安局那个副局长的哭喊声:快去救我的人啊,我的人被打了,渗透变成了强攻,乱套
了!!

渗透小组加快了脚步,冒着枪弹向罪犯的小楼前进,突击组立即组织还击火力,一些人在掩护下去拖伤员,队长在对讲机问我:猎鹰一号,二号就位没有,
我回答:一号没有就位,二号也回答没有就位,队长又问:你们看到什么,我答,一号看到有个窗口有射击火光,其他没看到,二号回答,没看到!队长说:开火,
压制目标,掩护行动,我立即趴下,将瞄准镜对准了火光处,85的瞄准镜有些须夜视功能,发光二极管能照亮刻度,现在我根本看不到人,只能向火光处概略射
击,“砰~”85射击特别的闷响,火光没了,突击组趁机将伤员拖出来,如果进攻被发现,那么情况就逆转了,防守方永远占据着地形优势,突击组和渗透组交替
掩护,其他的所谓战友不知道为什么,竟然没有远程掩护,我们的人在枪林弹雨中前进到了小楼下,我很着急,我的阵位不好,看不清楚全貌,不时的向看得到的窗
口射击,掩护他们行动,其他的战友总算有掩护了,枪声大起,打不打到只有天知道,我向指挥部报告,猎鹰一号是否移动阵位?指挥部回答:不要动,原地待命,
操~~我心里骂,狙击手最主要的作用是战场观察,这个地方根本不行,指挥部的都是些猪,队长不在,已经到前面指挥突击组了,现在,是些猪在指挥全局战斗!

在掩护下,突击组和渗透组都前进到脚楼下,脚楼上不断的扔下手榴弹,队员不断的拣起来扔掉,村里人都醒了,有些大胆的在探头探脑,刚才的狗叫声被
枪声代替,破门,进楼,楼下的突击队员也拿出手雷,催泪弹往上扔,渗透小组进入了脚楼,他们的微声冲锋枪短小,在狭窄空间可以施展,突击组的81太长了,
现在最大的问题是:外围的枪声激烈,谁知道他们会不会大中自己人,渗透组叫停了掩护,10分钟后,渗透组报告,目标清除,一个队员受伤,打到了大腿。
清点尸体的时候竟然有5具!!难道情报有误??这时候,猎鹰二号报告,发现有个人向河界跑去,请指示!队长在对讲机里喊:什么??武警部队呢?武警部队
呢?你还看到什么??我用瞄准镜搜索了一下:说:一号报告,武警部队在山坡上看打仗!队长看来头都大了:妈的,二号,击毙他,不能让他过河!!二号的枪响
了,目标在河界中央被击毙,随后武警把尸体拖了回来。

受伤的是胡狼4号,大腿被子弹打穿,不幸的万幸,没伤到骨头,处理了一下没什么大碍,比起缉毒的来说我们赚了不少,他们6人4人阵亡,2人重伤,
队长气呼呼的冲到局长面前,朝他大吼:妈的~~你们不是很厉害吗??自己怎么不抓,害我的战友受伤,他要是光荣了老子毙了你!!我们提前走了,留下战场让
这些邀功者打扫。

精兵强将提前行动,惊动了村里的狗,而且,在小树林行动的时候踩响了树枝,罪犯只是推开窗看一下,结果他们紧张就先开了枪,这是战斗,任何一个失误都会要你的命.

教官的吼声在我耳边响起,他们不止一个失误,首先,渗透是要有耐心的,绝对不能惊动任何人,哪怕一条狗,第二,渗透是绝对要安静,踩到树枝这是个
低级错误,第三,渗透要散开队形,不要挤成一团,他们就挤在一起,第四,如果对方有所觉察,是立即趴下隐蔽,警戒,对方没有过激动作决不先开枪,四个失误
要了4条人命,还带上了我战友的一条腿,战友被送到了军区医院,我们回到了驻地,没人给我们请功,象这样的行动,我们要避嫌,否则,有人会说动用军队镇
压,所以,这类行动我们都穿武警或者警察的制服。

后来听说死的四个都被被追认为烈士,还有什么什么的各种荣誉,这种在棺材里连升几级的事情我可不想发生在我们身上,死了就是死了,一切都完结了,
记不记功对死人来说是没有任何意义的,除了活人。参战的单位除了我们都记了功,我们只是工具,有时候我想,用完了,就忘到了一边。行动获的重大成功,不光
4个主要犯罪击毙,还顺带着干掉了两个大买家。对此我们毫不动心,我们只是士兵,我们要服从上级的命令!

武警和公安继续收枪,这次行动很快就被大家遗忘,收枪行动的流血事件越来越多,有些村民为了保护自己的生产工具甚至跑到了我们驻地附近,每天巡逻
都能抓到几个,开始我们看着拿着枪还以为是武装逃犯,但是村民看到我们也不躲,迎上来嘴里喊着:解放军保护我,解放军保护我!这里的民风淳朴,普遍都很
穷,对解放军有着特殊的感情,认为我们会保护他们,对武警和公安却非常憎恶,虽然枪支泛滥,但大多是村民打猎的工具,我们可怜他们,但是我们不能保护他
们,连长也为这事情头痛,也怕出点什么事情,后来,我们见到他们就劝他们回去,他们说,不能回去,回去就被抓了,被抓了会被坐牢,判刑,还挨打,XXX就
是被公安打死了,XXX又怎么了,于是,每天我们巡逻都会带多些干粮,送给这些逃难的村民,这样下去也不是办法,我们甚至建议他们把枪藏起来,这样在山里
乱跑很危险,边防的看到了会开枪的。

我们是人民子弟兵,可是,我们的人民却这般穷苦,他们只是要保留自己的生产工具而已,他们不是罪犯,却要逃难,我很想不通,这是怎么了?战友每天
都讨论着这个事情,我们是被封在罐头里的士兵,山外的世界究竟怎么样??我不知道。只有连部有电话,但是要打还要经过团部转来转去才接通,外面的人除了军
队,谁也会打电话给我们,信要经过指导员检查,我们与世隔绝,这样才不会变质,永远忠于党和军队!

[排名]国家 2005年国民生产总值(按名义汇率计算) 单位:百万美元

排名 国家 2005年国民生产总值(按名义汇率计算) 单位:百万美元
  
     
欧盟            
        12,955,370   

1    美国                     12,486,624
  
2    日本                     4,663,823
 
 
3    德国                     2,730,109
  
4    英国                     2,227,551
  
5    法国                     2,054,880
  
6    中华人民共和国 1,772,724
  
7    意大利                 1,709,668
  
8    加拿大                 1,034,532
  
9    西班牙                 1,019,024
  
10  印度                     719,819
  
11  韩国                     714,219
  
12  墨西哥                 692,961
  
13  俄国                     671,815
  
14  澳洲                     612,800
  
15  巴西                     587,784
  
16  荷兰                     581,318
  
17  瑞士                     366,986
  
18  比利时                 350,326
  
19  瑞典                     348,137
  
20  土耳其                 332,546
  
21  台湾                     323,410
 
 
22  奥地利                 293,407
  
23  沙特阿拉伯         264,010
  
24  挪威                     246,873
  
25  波兰                     246,213
  
26  印度尼西亚         245,073

国人努力啊!!

炸药做法

如果選擇黑火藥,當然再簡單不過,隨便找個有賣爆
竹的地方花上十幾塊錢買上一堆,然後把一個個都擰開,用報紙接著裏面的火藥,基本就可以了。當然一個個擰是比較勞累的工作,有一個簡單的辦法,買一些
1000響的鞭炮,在煤油中浸泡一段時間,然後放入絞肉餡的機器裏面,打碎攪拌完之後曬乾就可以直接使用了。
這是最省力的方法,缺點是那個絞肉餡的機器恐怕就只能幹這個了。當然如果您不願意用煤油浸泡也不是不可以,但是希望您在那樣做的同時祈禱——千萬不要產生
火花,阿彌陀佛。
雖然這是最簡單的方法,但是我相信作為傑出恐怖分子的您,一定是不會滿足於此的,一個漂亮的炸彈不僅能夠為您在it界爭得良好的聲譽和口碑,更能為您站在
被告席上時贏的旁聽者的讚歎和崇拜。走哪兒跟人家一說,咱是用tnt的,現在轉行搞c4了,多牛b啊,倍兒有面子,這不就無形資產嗎。您要是用黑火藥炸彈
您都不好意思和人家打招呼。

好了言歸正轉,炸藥有多種,毫無疑問tnt和c4屬於業界尖端人物的專利品,批量生產是比較複雜,但是威力大,牌子硬。不過咱們作為新進人士倒還犯不著非得一開始就鼓搗這玩意。

從原料獲取程度的難易和威力比來說,最適合便是硝酸甘油炸藥,硝酸甘油制法具體如下:
原料:滴管,玻璃杯兩個,碳酸鈉(俗稱蘇達),濃硝酸,濃硫酸,甘油,這些都能在化學藥品商店買到,當然為了避免暴露身份,比較推薦的方法是到中學化學實
驗室裏面去偷,一盆水,不需要太滿,一個搪瓷茶缸,最好還有溫度計,注意家裏用來量體溫的溫度計是不能用的,一是量程不夠用,二來是體溫計的特性在溫度到
達最高點之後除非用手甩,否則水銀柱不會下降,那麼您很有可能就此為了偉大事業獻身。最後推薦ph試紙,當然可以用普通酸堿指示劑替代。

步驟:

1、在一個玻璃杯中加上大概80毫升的水
2、在另一個玻璃杯中除加上80毫升水外,基本添上一平勺碳酸鈉,所謂的勺子是指不銹鋼的西式餐勺,如果使用中式的湯匙那就差很多了。配成碳酸鈉溶液。
3、好,現在是時候將一個搪瓷茶缸放入水盆中了,然後緩慢(注意)加入8~10毫升左右的濃硝酸,用溫度計測量溫度,要到20度以下。差點忘記說了,冬季
可能比較容易,夏秋季節的話,呵呵,那還是準備一些冰塊吧.之所以那麼低的溫度是濃硝酸在高溫下分解極快。
4、慢慢地加入22~28毫升的濃硫酸,也要注意,速度慢,溫度要保持住,絕不能再高了。有條件使用冰塊的還要低一些。
5、用滴管把甘油滴到混合物上,速度要慢,每分鐘大概4、5滴就差不多了。而且還是那句話,溫度絕對不能上升,否則您很容易就去見馬克思了。一直要滴到甘油在混合物表面形成甘油層為止。
6、在低溫下用筷子攪拌一刻鐘。筷子用完以後千萬不要再用它吃飯了。完畢後把混合物緩慢倒入蒸餾水的杯子中。硝酸甘油比重較大,會沉底。而且由於折射率的不同,兩種液體分層後,兩種液體的分界線還是比較容易分辨的。
7、把下層的硝酸甘油滴到碳酸鈉溶液中,目的是為了去除多餘的酸,因為酸性的硝酸溶液氧化性非常強。是極其危險的。至於夠不夠到中性,就要依靠您的酸堿指示劑了。

製作完了之後,千萬要注意不要振盪搖晃。如果那樣的話——向毛主席保證,您一定會見到他老人家。如果您想試驗一下它的威力的話也不是不可以,通常可以取一個小玻璃藥瓶,注滿硝化甘油後從高樓上任它自由落體,你會明白什麼叫做東京轟炸的威力縮小版。

另外您要明確一個的概念是,炸藥和炸彈是有區別的。瞧,我們手上已經有了炸藥,但是它還稱不上是一個炸彈。我們辛辛苦苦製造出來的“寶貝”,如果一不小心
就會要了我們的命,當然我們恐怖分子並不害怕為了偉大的事業獻身,但是壯志未酬身先死未免太可惜了。每天要提心吊膽會多麼嚴重的挫傷我們的積極性啊。

下一步的加工首先是要讓它變得穩定,通常,穩定硝化甘油的方法少說也有100種,最流行的恐怕就硝酸甘油和硝酸鉀、硝化棉、木粉填料、礦脂、活性碳粉混合
在一起。當年偉大的諾貝爾先生就是靠這玩意一舉成為大富翁,還創立了大名鼎鼎的諾貝爾獎為世界科學作出了巨大的貢獻。當然現在我們作為他的後人也不能甘於
其後啊。

扯遠了,剛才的方法是比較流行的,但是並不是唯一的,一般來說,把硝化甘油和揮發性低的次級炸藥、粘結劑、填充料等加上其他亂七八糟的東西混合在一起基本
可以滿意。為了體現每個聖戰者的個性,您可以隨意選擇配料,比如麵粉,雞蛋,蜂蜜奶油,冰激淩等等等等。我個人的偏好是以胡椒粉為主,用速食麵的面塊固定
(版權所有,盜版必究)。

如果您製造的硝化甘油數量比較大的話,那麼您就無需費神考慮彈體了,一個普通公事包或者旅行包完全可以滿足您的一切要求——攜帶方便,高雅大方。特別推薦
皮爾卡丹的,它不透氣。把固態的炸藥要往裏面一填就可以了。不過您製造的劑量不若不夠大,那麼無疑好的彈體能令您事半功倍。一個普通市民想要得到手榴彈形
狀的鐵質部件不太可能,建議您diy,不知您對以前的雀巢咖啡瓶子是否有印象,那就是一個不錯的彈體。重要的是如果您想錦上添花的話,您可以用蝕刻玻璃的
方法將表面劃成幾百個小塊,什麼?你不知道如何蝕刻?那麼用玻璃刀也可以。當然您還可以在上面畫一些花紋來表示您的高雅情趣。形成獨特的藝術流派什麼的。
不過別忘了把他的頭部塑膠瓶口部分用膠帶也好什麼也好緊緊封起來,以便玻璃瓶體能夠順利破成彈片。再給您一個狠主意,如果您要對付的物件是十惡不赦天怒人
怨或者和您有不共戴天之仇的話,還記得前面的填充劑嗎?您可以把它改成鋁熱劑,也就是所謂鋁粉和氧化鐵粉的混合製劑。當爆破的時候由於高溫,將會使鐵鋁發
生反應,變成氧化鋁和熾熱鐵水(亮白色)而四散飛濺!殺傷力極強,如果您有非凡的目力,您會看到真正的飛火流星!注:可能性不大。

最後就是引爆系統,用一根藥撚子的導火索無疑會令同行恥笑,我目前有兩個備選方案。

1、用對講機的無線電系統,把一個拆下來之後,會得到一個共頻系統,將其中一個製造成短路情況安裝在炸彈上,然後用其他一些見電火花即可燃燒的炸藥放在一
起。這樣一來就可以實現通話——短路——火花——引爆藥點燃——炸藥爆炸的遙控。當然無線電話是更好的選擇,播一個號碼就可以爆炸,簡直就是《間接傷害》
的翻版。不過缺點是成本高。而且還要擔心串頻走火還有某個不識時務的混蛋給你打電話,那可真是死不瞑目了。

2、定時系統,也很簡單,普通的電子鬧鐘就可以勝任。手法和上面的差不多。不過,你一定要有準時的習慣,表也得很准,呵呵。

好了,本講座就到這裏,祝你好運。如果各位有興趣的話,我還會繼續推出其他製作講座,比如很受各位喜愛的tnt,塑膠炸彈,燃耗彈等等特殊要求的炸彈。

上一講我們已經談了硝化甘油炸彈的製作方法,但除了硬碰硬的純大威力殺傷炸彈之外,相信不少同道也曾碰到有一些特殊需要的局面。這一講就是專門論述這種炸彈。

作為恐怖分子,毫無疑問業界c4是最大名鼎鼎。但是c4既不是威力最大的,也不是製作最簡單的,之所以如此廣泛應用最大原因就是它便於隱藏和運輸。否則在
海關被fbi扣住可實在是太丟面子了。c4主要成分是環三甲撐、三硝胺、甲撐和潤滑油。另外一個優點就是可以附著在物體表面,可以對目標最脆弱的部分攻擊
從而達到一擊即中的效果。

與之具有同樣性質的東西我估計就數本人的最愛——rdx了,它是c4的提煉物,或用六甲撐四胺和丙酮淨化過的硝酸混合製成。我的記憶中它可以和澱粉、面
粉、洗衣粉等等家居用品混合而不遭受懷疑。當然你要是願意,白粉也可以。更可怕的是他可以和麵粉、雞蛋、蜂蜜、香精等等製作成餅乾,曲奇等等絕對殺人於無
形。一旦需要,只要把它用一些揮發性液體泡濕然後捏實就可使用,實在是居家旅行,殺人滅口之必備良藥。嘿嘿。但是他的成分都是比較難以得到的東東。所以各
位也只能望料興歎了。

好了,再次回到我們的問題上來,那麼有可塑性的炸藥就真的沒有辦法製作了嗎?不是的,這就需要我們來發揮創造力了,本人經過多年潛心研究日思夜想終於在睡
夢中發掘了一個成本低廉製作簡單的可塑炸彈製作方法(門捷列夫?),啪啪啪(鼓掌,山呼海嘯般的萬歲聲)!c4,rdx本身具有多種性質,但是我們在某個
用途總可以得到用某個替代品,同時也可以依靠混合物使某些炸藥附帶上其他性質。也就是說我們只需要把不可塑的炸藥和一些可塑的合劑雜糅在一起就可以了,最
簡單地說,把汽油和麵粉揉在一起,就可以使汽油具有可塑性和粘著性(恐怖的汽油麵團?)。好了首先我們要確定分散質是什麼。我比較推薦的硝化棉,學名叫作
三硝酸纖維酯。這玩意的出現大大促進了現代槍炮的發展,後來我們的同行——法國炸藥工程師p‧維埃利於1884年,諾貝爾先生于1887年,分別以不同的
方式改進,造成了無煙火藥,至今仍然應用於槍彈、炮彈發射藥領域,威脅著幾十億人的生命~~呵呵。

好了言歸正轉,製作方法如下:

原料:濃硝酸(百分之六十幾那種),濃硫酸(98),藥用棉花(藥品商店裏面多的是),容器自備。
1、將濃硝酸和濃硫酸以體積比一比二配成混合溶液。注意要慢和冷,攪拌均勻,詳細說明在我上一次寫的炸彈製作教程已經寫得很清楚了。如果您需要指導我可以另外給您一份操作手冊,當然價格嘛……
2、將藥用脫脂棉浸入混合溶液中,要浸透。想想著這是你的仇人現在要把他泡到酸裏去,嘿嘿。
3、小資:泡杯咖啡,慢慢享用。看段芭蕾舞。情歌王子:把“你是瘋兒我是傻”唱上四五遍.李寧第二:做俯臥撐,引體向上仰臥起坐等等。癮君子:儘量離遠一些再抽煙,否則我不能對您的生命安全負責。
4、看著時間到20分,請大喊一聲“大功告成”,然後以迅雷不及掩耳盜鈴之勢將那塊棉花取出。
5、用水沖洗乾淨。請確定是中性。
6、攤平棉花,在一個風和日麗萬里無雲萬物滋長的合適時機放到陽臺上曬乾.
7、收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