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转]一个玩游戏的大学生写给正在上学的玩家的话

作者:未知 文章来源:源自网络 点击数:3844 更新时间:2006-4-20 16:52:48     ★★★★

    (一)告别——为了忘却的回忆    

    宿舍刚刚熄灯,上铺的家伙还在和对面下铺讨论今天姚明的技术统计,另外两个家伙还在为WOW中的装备喋喋不休。我敲打着键盘,看着这些文字随着光标的跳动一个一个出现在屏幕上,心中略略感到安定,至少母亲打电话来询问近况时,我不再用支吾着应付,而是告诉她,我每天7点半准时起床,花一个半小时背100个单词,然后去上课,没有课的时间我大多花在了自习室里,讲师布置的作业往往当天很快就能做完,多余时间我自学两门额外的课程。学习累的时候我会看看经济学打发时间……    

    前天,我刚刚结束了上学期4门课程的补考。    

    恍如一梦。    

    白光卷过,时间回到一年前百无聊赖的日子。  
  
    每一个初入大学的懵懂少年对于大学生活都有着无限的憧憬。在经历了十二年的填鸭式教育的折磨和摧残之后,象牙塔是我们可以期盼的最后乐园。但是我们失望了。华丽的外表和金碧辉煌的塔楼并不能掩盖塔腹中湿滑的楼梯和阴冷的房间。这里没有阳光,只有跳动着的微黯烛火。    

    每天睡眼惺忪地爬起来上课,百无聊赖地完成作业,间或去篮球场足球场出一身汗,或者去网吧与0和1的序列厮杀一番。班主任难得一见并不奇怪。院系的通知延迟却能长达一个星期。课程的安排愚蠢而可笑。而传说中锻炼培养人的学生会看起来更像是儿戏,各个院系各自的学生会林林总总,却难得见到一个活动有10%的关注率。森严的学校规定让一切活动与商业挂钩都显得无比困难,以至我们出门寻找赞助商的时候觉得自己更像是在乞讨或者诈骗。    

    有人刻苦学习基础课妄图获得门门90的高分,有人每天早起背单词期望TOEFL和GRE会成为他们的真命天子,有人为了学生会亦或社团的工作乐此不疲,有人将大把的银子扔在网吧里,还有更多的人机械地生活着。但是,没有人知道自己该做什么,没有人知道自己想做什么,毕业时想得到怎样的工作,进入怎样的生活。无论学的,还是玩的。    

    没有希望,没有未来。我们是象牙塔里的囚徒。05年3月,WOW来了。    

    我仍然记得04年在WOWAR上看到的一篇关于WOW的官方FAQ中的一句话。“我们力图让所有人都能在WOW中享受乐趣。”    

    他们做到了。    

    与枯燥而无聊的大学生活相比,艾泽拉斯大陆的世界具有莫大的吸引力,WarCraft系列的成功早已让如我一般的呆瓜们对艾泽拉斯历史痴迷不已,并且在寝室夜谈会上无数次声情并茂地向WarCraftIII的后生晚辈们描述那些不曾发生过的传奇。而BLIZZARD优秀的美工和策划将WOW放在了我们的面前——谁说那些传奇不曾发生过?    

    毫无悬念地,我将所有的时间和热情投入了魔兽世界。这个用史诗般的传奇和绚丽华美而又柔和如童话的光影渲染出的世界在我身边流淌。这里有我的朋友,我的冒险,我的传奇,我的梦想;每一次任务完成时的兴奋,每一个新地下城冒险的刺激,每一个新BOSS的挑战,每一件 优秀装备的喜悦……    

    这是我的世界。    

    于是我每天清晨起床,嚼着饼干支起笔本,无视睡眼惺忪地起来洗漱上课的室友和书包中崭新的课本;每一个中午我总是赶在食堂人最少的时候离开电脑,小跑着去食堂,在吃饭时计划一下下午的魔兽之旅,同时在心里抱怨食堂和宿舍的距离如此遥远以至于每天中饭都要花费漫长的20分钟;每一个傍晚我去一次超市,带回第二天的早餐,并且气喘吁吁地啃着汉堡,开始询问公会晚上的节目……    

    考试来临时我会后悔一下,提前三天不玩花时间复习就可以过关的,我只是没有经住诱惑复习了一半又去玩了而已,没有关系,下次我提前三天一定能坚持复习的,没有关系。 

    母亲打电话来时我会支吾着内疚一下,每天这么玩又不做作业或许期末真的要完蛋了,不过我下个星期就会收敛一点的,其实每天花两三个小时就足够搞定功课了,不就是两三个小时吗,我可以搞定,可以。    

    然后重新回到我的世界里,让一切悔恨和内疚在兴奋和愉悦中烟消云散。    

    愉快的时光总是如此短暂,一切白驹过隙般不留下一点影子的吉光片羽在隐隐约约“嗖”的一声中随风而逝,留下广阔桓远的风在我身边吹个不停。无始无终。    

    突然之间我开始厌倦。    

    然后四门红灯的成绩单放在了我的面前,8个红色数字的张牙舞爪地向我扑来,身后母亲失望而悲伤的脸若隐若现。    

    于是离开。    

    现在,我每天7点半准时起床,花一个半小时背100个单词,然后去上课,没有课的时间我大多花在了自习室里,讲师布置的作业往往当天很快就能做完,多余时间我自学两门额外的课程。学习累的时候我会看看经济学打发时间。当然,还有锻炼……

    (二)悲哀    
       
    一年级接触电脑游戏,四年级有自己的电脑,初二接触Internet,初中毕业接触网络游戏。今年秋天,我即将升入大三。    

    上面这些,我只是想告诉大家,我既不是什么传统意义上的乖宝宝,也不曾做过传说中从小学开始每天学习十二个小时的浮云。    

    我只是一个被十四年愚蠢的正规教育所毁掉的废物。    

    站在大一新生的视角上我回顾自己的一生。    

    我在正规教育中花费了十二年的青春,十二年人生最美好的时光,用来将无数垃圾灌入脑中,将数理化无数以后再也用不着的公式和解题思路如印刷电路板一样一遍又一遍印在脑海里直到在大脑中形成固化结构。    

    我学了十二年语文,其间被填鸭般塞入了无数中外著名作家的名字思想流派生平,也无数次对电脑游戏感到厌倦失去兴趣。但却从来未对文学产生过兴趣。我也曾认为自己对文学不感冒,但是当我终于一劳永逸地摆脱了万恶的语文课之后,几本非主流的小说却开始让我痴迷并开始对自己所读过的文学著作之少而感到悲哀。    

    可惜时光不会再来一次,我也许永远不会有时间把那些可能令我兴奋、令我忧伤、令我愤怒、令我悲哀的文字全部读一遍的机会。    

    我从小学一年级开始接受关于理想和信仰的教育。十二年无神论教育彻底地剥夺了我信仰宗教的权利,而伟大的Communist主义理想在我初中时发现我是个市侩小人并且坚决的离开了我。小学教育曾经成功的让我志愿成为一名光荣的中国人民解放军战士,但是当大人们开始认真的审视我用行动兑现这个理想的可能性时如同洗脑一样的一遍一遍告诉我只有上不了大学的倒霉鬼才会去当兵。我也曾以成为伟大的科学家作为理想,但是大人们一次次带着写着“对孩子专用”五个大字的笑容对我点头让我知趣的放弃了这个理想。    

    当高中我终于开始理解一点数学与物理的自然科学之美的时候,我悲哀的发现他们是对的。我的大脑已经是一块被印刷过的废旧电路板,只能当作二手市场上都难以见到的淘汰低性能电脑来使用。    

    于是索然无味,再也没有理想和信仰。    

    站在大一新生的视角上我回顾自己的一生。  

    我感到深深的悲哀。    

    为自己。    

    为自己所受的教育。    

    为所有受到和我一样教育的人。    

    我们只是一群被十二年愚蠢的正规教育所毁掉的废物。没有理想,没有信仰,没有未来。    

    如果把我们扔到大街上切断一切联系,50%的人将会在饿死和体力劳动之间作出选择。    

    这并不是什么新鲜事,不是么。    

    (三)蘖磐——写给所有WOW中的学生们    

    写下这一节的文字是无比艰难的。我们经受了无数关于理想和未来的愚蠢说教以至于我们的大脑就像被医生滥用青霉素而产生抗药性的身体,看到“未来”、“现实”等字眼就已经失去了继续阅读的兴趣。所以我恳求你们,作为朋友,作为同学,作为你们中的一员,恳求你们,无论你们多么感到无趣反感和恶心,请忍耐,将这一篇文字看完。你们有人在接触WOW时轻易地沉沦,有人曾经刻苦努力,但是最后仍然投入了WOW的怀抱。你们都有一个共同点,你们没有理想,没有信仰,没有特长,一无是处。最关键的,你们不知道自己将来该干什么。    

    我现在大二,身处一个说出来大家还算都听过的大学里,读一个去年本科应届生以及研究生就业市场上最热门的专业,这个专业在今年还可能因为国家的某个行政决策而变得更加热门。这个专业同时也是学校的强项之一,出过几个院士。    

    但是另一边,我身边90%的同学不知道自己未来该干什么,甚至不知道自己的专业毕业后的对口工作可以干什么。我的研究生师兄们像没头苍蝇一样到处投简历,而———-的人事主管总是皱着眉头压下他们的简历,告诉手下的人,再看看,没有更好的了再考虑这个。    

    一个老家伙说过一句话,“你们应该从入学开始准备毕业。毕业前三个月开始准备自己,那不叫准备,叫包装。就像把二锅头装在茅台的瓶子里,喝了一定会吐出来。”    

    这句话让我印象深刻。    

    我们是一群被十二年垃圾教育废掉的人,在这十二年里,愚蠢的谎言和欺骗为我们计划未来,重点初中——重点高中——大学。    

    现在我们上大学了,但是我们不知道如何计划自己的未来。我知道看这篇文章的同时你们可能还在盘算手上的DKP应该是攒着拿SSF还是先凑灵风,考虑昨天连续在BWL老1灭团灭到不欢而散到底是怎么回事。但是,请你们先放下这些,花一分钟,想象一下,十年之后,你在哪里,你过着怎样的生活?    

    我不相信有人不曾想过这个问题,我也不相信有人不愿意有一个美好的未来而宁愿过着得过且过,不知道明天会如何的日子。不要告诉我你觉得有着未知明天的生活才刺激才有意思,有人会设计自己的人生,让自己过着惊险将升入大三。    

    上面这些,我只是想告诉大家,我既不是什么传统意义上的乖宝宝,也不曾做过传说中从小学开始每天学习十二个小时的浮云。    

    我只是一个被十四年愚蠢的正规教育所毁掉的废物。    

    站在大一新生的视角上我回顾自己的一生。    

    我在正规教育中花费了十二年的青春,十二年人生最美好的时光,用来将无数垃圾灌入脑中,将数理化无数以后再也用不着的公式和解题思路如印刷电路板一样一遍又一遍印在脑海里直到在大脑中形成固化结构。    

    我学了十二年语文,其间被填鸭般塞入了无数中外著名作家的名字思想流派生平,也无数次对电脑游戏感到厌倦失去兴趣。但却从来未对文学产生过兴趣。我也曾认为自己对文学不感冒,但是当我终于一劳永逸地摆脱了万恶的语文课之后,几本非主流的小说却开始让我痴迷并开始对自己所读过的文学著作之少而感到悲哀。    

    可惜时光不会再来一次,我也许永远不会有时间把那些可能令我兴奋、令我忧伤、令我愤怒、令我悲哀的文字全部读一遍的机会。    

    我从小学一年级开始接受关于理想和信仰的教育。十二年无神论教育彻底地剥夺了我信仰宗教的权利,而伟大的Communist主义理想在我初中时发现我是个市侩小人并且坚决的离开了我。小学教育曾经成功的让我志愿成为一名光荣的中国人民解放军战士,但是当大人们开始认真的审视我用行动兑现这个理想的可能性时如同洗脑一样的一遍一遍告诉我只有上不了大学的倒霉鬼才会去当兵。我也曾以成为伟大的科学家作为理想,但是大人们一次次带着写着“对孩子专用”五个大字的笑容对我点头让我知趣的放弃了这个理想。    

    当高中我终于开始理解一点数学与物理的自然科学之美的时候,我悲哀的发现他们是对的。我的大脑已经是一块被印刷过的废旧电路板,只能当作二手市场上都难以见到的淘汰低性能电脑来使用。    

    于是索然无味,再也没有理想和信仰。    

    站在大一新生的视角上我回顾自己的一生。  

    我感到深深的悲哀。    

    为自己。    

    为自己所受的教育。    

    为所有受到和我一样教育的人。    

    我们只是一群被十二年愚蠢的正规教育所毁掉的废物。没有理想,没有信仰,没有未来。    

    如果把我们扔到大街上切断一切联系,50%的人将会在饿死和体力劳动之间作出选择。    

    这并不是什么新鲜事,不是么。